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八路軍軍史解說詞

八路軍軍史解說詞

您想了解八路軍發展歷史嗎,愛師范文收集整理八路軍軍史解說詞,供您參考,

中國工農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后,除將原來在西安的紅軍西北辦事處改為八路軍駐陜辦事處外,又相繼在南京、上海、太原(后在臨汾、秋林)、蘭州、迪化(今烏魯木齊)、武漢、重慶、長沙、衡陽、廣州、香港、桂林、洛陽以及豫北林縣等地建立了八路軍辦事處或通訊處,在貴陽設立了交通站。同時,中共中央在一些重要城市派駐了代表,直接領導該地區八路軍辦事機構的工作。八路軍駐各地辦事機構作為八路軍總部派出的聯絡機關,與國民黨軍事當局保持著必要的聯系,負責洽領軍餉和籌集軍需物資等事宜,同時,充分利用其合法地位,廣泛開展多種形式的統戰工作,為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團結一切抗日力量,爭取海內外各界人士在人員、物資等方面對八路軍抗戰的援助,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八路軍駐陜辦事處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后,在陜西省西安市七賢莊一號設立了紅軍聯絡處,1937年5月改為中國工農紅軍西北辦事處,紅軍主力改編為八路軍后改稱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駐陜辦事處。林伯渠、董必武先后任中共中央代表。伍云甫、周子健先后任辦事處處長。1946年9月10日該辦事處撤消。

八路軍駐晉辦事處 1936年7月,應閻錫山之邀,彭雪楓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到太原對閻錫山進行統戰、聯絡工作。1937年3月,在太原新滿城三十號設辦事處。紅軍主力改編為八路軍后,改稱八路軍駐晉辦事處,彭雪楓任處長。中共中央北方局、山西省工委在此秘密辦公。11月初太原失陷前夕,遷至臨汾城郊,1938年初撤消。臨汾失陷后,第二戰區長官部遷至陜西宜川秋林鎮一帶。為繼續保持與閻錫山的聯絡,八路軍總部又設立了秋林辦事處,王世英、曹言行先后任八路軍駐第二戰區辦事處主任。秋林辦事處直到抗戰勝利后才撤消。

八路軍駐南京辦事處 1937年9月,國共南京談判時正式成立,地址在南京市傅厚崗。初期由中共中央代表博古、八路軍駐南京代表葉劍英負責,后為李克農負責。1937年11月上海失陷前該辦事處撤消。

八路軍駐上海辦事處 1937年七七事變后正式成立,地址在上海福煦路(今延安中路)多福里21號,潘漢年、李克農先后負責。11月日軍占領上海時,該辦事處撤消。

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 1937年10月,經董必武籌備建立。辦事處設在湖北省武漢市漢口安仁里1號,李濤任處長。1937年12月南京陷落,中共中央代表團撤出南京轉抵武漢,在漢口江岸區長春街57號(原中街89號)設立八路軍辦事處,處長錢之光。1938年元月下旬,增設新四軍辦事處。1938年10月武漢失陷,辦事處撤抵重慶。

八路軍駐長沙辦事處 1937年底,徐特立作為八路軍高級參儀、駐湘代表,在湖南省長沙市壽星街一號組建八路軍駐長沙通訊處,不久改為辦事處,王凌波為主任,徐特立為中共中央代表。1939年平江慘案后該辦事處撤消。徐特立和王凌波先后赴延安。

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 1938年底設立,地址在廣西桂林桂北路138號,主任李克農。1941年皖南事變后被桂軍限期撤走,轉赴重慶。

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 1939年1月1日正式辦公,地址最初設在重慶市機房街,5月遷至紅巖村劉家園。中共中央南方局、中共代表團均在此辦公。1947年3月撤回延安。另外,在曾家巖五十號設有中共中央南方局書記周恩來辦公點,對外稱“周公館”。

八路軍駐豫北辦事處 1937年9月,八路軍總部在河南省新鄉地區設立八路軍駐豫北聯絡處,朱瑞任八路軍駐第一戰區聯絡處主任。1938年春撤消。1941年10月,八路軍總部在河南林縣任村設豫北辦事處,負責人先后有王百坪、申伯純。1945年8月該辦事處撤消。

八路軍駐蘭州辦事處 1937月7月底成立,地址在甘肅蘭州市南灘街54號,彭加倫任處長,朱良才任秘書長。1938年2月遷至南稍門內孝友街32號,伍修權任處長。1943年11月該辦事處撤消。

八路軍駐新

疆辦事處 1937年4月,陳云從莫斯科抵新疆,以中央代表身份在迪化市(今烏魯木齊市)設立辦事處。紅軍主力改編為八路軍后改稱八路軍駐新疆辦事處,鄧發、陳潭秋,先后任中共中央代表兼辦事處負責人。1942年4月,新疆軍閥盛世才反共,9月將陳潭秋、毛澤民等逮捕,辦事處被封閉。

八路軍駐洛陽辦事處 1938年10月,八路軍駐洛陽辦事處成立,地點在河南省洛陽市老城關貼郭巷56號(今39號);劉向三、劉子久、袁曉軒先后擔任辦事處主任。1942年2月撤消。

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 1938年1月成立,地址在香港皇后大道中18號。由廖承志、潘漢年負責籌建,廖承志擔任辦事處主任,潘漢年參與領導,連貫負責處理日常事務。該辦事處兼做新四軍辦事處的工作。1941年12月25日,日軍占領香港。翌年1月開始,廖承志和香港辦事處工作人員逐次撤離香港。

八路軍貴陽交通站 1938年12月中旬,周恩來決定在貴州省貴陽設立交通站,負責轉運去重慶的物資和人員,聯絡中共貴州地下黨。交通站于1939年1月正式成立,彭超俊任站長。1941年1月20日該站被查封。

一展廳 第一單元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軍在靠近北平郊區戰略要地盧溝橋的回龍廟一帶,進行軍事演習。深夜,日軍以在軍事演習中有1名士兵失蹤為借口,無理要求搜查宛平縣城,被中國駐軍當局拒絕。于是,日軍炮擊宛平城,并向盧溝橋一帶發動進攻。中國守軍第29軍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奮起抵抗。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從此,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全面爆發。

盧溝橋事變的第2天,中共中央發出了《中國共產黨為日軍進攻盧溝橋通電》,指出: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號召全國同胞、政府和軍隊,“團結起來,筑成民族統一戰線的堅固長城,抵抗日寇的侵略!”7月13日,毛澤東在延安召開的黨員大會上,號召共產黨員隨時準備開赴抗日前線。

一展廳 第二單元 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建立

為了促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7月8日,中國工農紅軍將領致電蔣介石,要求“實行全國總動員,保衛平津,保衛華北,收復失地”,并表示“紅軍將士,咸愿為國效命,與敵周旋,以達保土衛國之目的。” 7月9日,紅軍全體將士通電全國,表示“愿即改名為國民革命軍,并請授命為抗日前鋒與日寇決一死戰”。與此同時,中共中央派周恩來等去廬山與國民黨談判。

當平津淪陷和上海形勢日趨緊張之際,中共中央應國民黨邀請,于8月4日派朱德等赴南京參加國防會議,同國民黨繼續談判。經過六次談判,國共兩黨就紅軍改編問題最終達成了協議。9月22日,國民黨通過中央通迅社發表了《中共中央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次日,蔣介石在廬山發表談話,承認了共產黨在全國的合法地位。中國共產黨的宣言和蔣介石談話的發表,宣告了第二次國共合作的正式建立。

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對此,毛澤東評價說:“兩黨統一戰線的成立,在中國革命史上開辟了一個新紀元。這將給予中國革命以廣大的深刻的影響,將對于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發生決定的作用。”

一展廳 第三單元 洛川會議

1937年8月22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陜北洛川縣馮家村這個北方村寨里,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史稱洛川會議)。出席會議的有政治局委員及候補委員,還有彭德懷、劉伯承、賀龍、聶榮臻、羅榮桓、張浩、林彪、肖勁光等紅軍各部隊的領導人,共22人。會議有張聞天主持。會上,毛澤東作了《關于軍事問題和國共兩黨關系問題的報告》。會議最后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目前形勢與黨的任務的決定》和《抗日救國十大綱領》。這是黨在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歷史轉折關頭舉行的第一次重要會議。

會議指出,中國抗戰是“艱苦的持久戰”,全國抗戰的戰略總

方針是持久戰。依據這個總方針,八路軍的戰略方針是“獨立自主的山地游擊戰爭”。會議決定調整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以加強黨對軍事工作的領導。新的中央軍委由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彭德懷、任弼時、張浩、葉劍英、林彪、賀龍、劉伯承、徐向前等11人組成,毛澤東為主席,朱德、周恩來為副主席。

洛川會議制定了黨的全面抗戰路線。中共中央在歷史轉折關頭制定的抗戰路線,體現了黨的人民戰爭思想,成為八路軍等抗日武裝戰勝敵人的強大思想武器,指明了堅持持久抗戰,爭取抗戰最后勝利的具體道路。

一展廳 第四單元 紅軍主力改編為八路軍

1937年8月22日,國民黨政府軍事委員會宣布在陜甘寧邊區的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八路軍。9月11日,按全國統一的戰斗序列又稱第18集團軍),委任了正副總指揮,下轄3個師,即第115師(師長林彪、副師長聶榮臻)、第120師(師長賀龍、副師長肖克)、第129師(師長劉伯承、副師長徐向前),全軍約4.6萬人。8月25日,中共中央軍委發布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的命令,任命朱德為總指揮、彭德懷為副總指揮(稱第18集團軍后改為總司令、副總司令),葉劍英為參謀長、左權為副參謀長;任弼時為政治部主任、鄧小平為副主任。當日,朱德、彭德懷發表通電,宣誓就職,并宣布部隊已改編完畢,舉行抗日誓師大會之后,即將東渡黃河,開赴華北抗日前線。

紅軍主力改編為八路軍,是國共兩黨合作實現全民族團結抗戰的重要步驟。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后取得了合法地位,既便于同國民黨軍配合作戰,又利于在敵后放手發動群眾,發展部隊,創建抗日根據地,開展游擊戰爭,堅持持久抗戰。

一展廳 第五單元 出師華北抗日前線

根據國共兩黨達成的協議,中共中央軍委命令八路軍迅速東渡黃河,開赴華北抗日前線。1937年8月22日,115師343旅作為先遣部隊,從陜西省三原地區出發,接著115師師直及344旅等相繼東進,于9月10日前,進至晉東北代縣地區。120師主力于9月3日從陜西省富平縣莊里鎮地區出發,17日到達山西省榆次。八路軍總部于9月6日,從陜西省涇陽縣云陽鎮出發,21日到達山西省太原,隨后到達晉北抗日前線。129師作為第2批出征部隊,于9月16日移駐陜西省富平縣,9月30日出發,開赴華北抗日前線。

八路軍東渡黃河出師抗日,極大地鼓舞了華北人民乃至全國人民的抗日斗志。出征時,許多愛國青年從數百里外的西安,自動趕到八路軍駐地進行慰問、送行。八路軍在開進途中,廣大群眾成群結隊地夾道歡呼,表達對八路軍將士的熱愛和期望。廣大八路軍指戰員肩負著祖國和人民的重托,晝夜兼程地奔赴遼闊的華北敵后抗日戰場。

一展廳 第六單元 平型關大捷

1937年9月,八路軍總部為配合國民黨友軍固守平型關、雁門關及內長城各隘口,盡可能保住太原,命令115師主力向平型關急進。這時日軍除由大同向雁門關正面進攻外,一路由蔚縣、廣靈、靈丘向平型關方向進攻。115師根據中共中央軍委和八路軍總部指示精神,決定利用位于山西省靈丘縣平型關的險要地形,打擊日軍,配合友軍作戰。

在平型關戰役中,喬溝是戰斗最激烈的地點,115師在友軍正面防御部隊配合下,利用有利地形,打了一個漂亮的伏擊戰,共殲滅日軍精銳第五師團(又稱板垣師團)第21旅團1000余人,毀敵汽車100余輛、馬車200余輛,繳獲大量武器和軍需品。戰斗中,八路軍指戰員們打得英勇頑強,動作迅速勇猛,以刺刀、手榴彈與日本侵略軍拼殺,有的數次負傷仍堅持戰斗,表現了八路軍不怕流血犧牲的高度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

平型關大捷,是八路軍出師華北抗日前線打的第一個大勝仗。這一仗,打擊了日本侵略軍的囂張氣焰,戳穿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日壯志,提高了共產黨

和八路軍的聲威。就連蔣介石也致電朱德、彭德懷,對八路軍平型關戰斗獲捷,深表嘉慰。

一展廳 第七單元 配合友軍保衛太原作戰

太原會戰是抗日戰爭初期中國軍隊在華北抗擊日本侵略軍的一次大規模戰役。八路軍總部為配合國民黨軍保衛太原作戰,朱德總司令親自會見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共商合作抗日大計。同時下令八路軍115師、120師、129師迅速開赴指定防御地點,進行協同作戰。在配合友軍作戰中,120師組織了雁門關伏擊戰。1937年10月18日,120師358旅716團進抵雁門關以南黑石頭溝地區,截擊日軍汽車250余輛,斃傷敵300余人,毀敵汽車20余輛;攻占了雁門關,取得了雁門關戰斗的勝利。

八路軍129師發起了夜襲陽明堡機場戰斗。該師769團于1937年10月中旬進至山西代縣以南、滹沱河以東地區時,發現陽明堡有1個日軍機場,一批批飛機從這里起飛,輪番轟炸掃射忻口、太原。12月19日該團經過偵察,決定派第3營趁著夜色,襲擊日軍飛機場。經過1小時激烈戰斗,燒毀飛機20多架,殲滅敵警衛隊100余人。戰斗中,指戰員們表現了不怕犧牲、一往無前的革命精神,有的戰士拉響捆綁在身上的集束手榴彈,與敵人、敵機同歸于盡。該營在戰斗中傷亡30余人,營長趙崇德率部沖殺,壯烈犧牲。夜襲陽明堡戰斗的勝利,使進攻忻口的日軍減弱了空中支援能力,同時迫使日軍以相當兵力加強其后方守備,削弱了日軍的進攻力量,振奮了抗日部隊的士氣。

此外,同年11月7日,115師主力和129師386旅在廣陽地區伏擊日軍20師團一個聯隊,斃傷敵千人,有力地配合了忻口地區和正太路的友軍作戰。

第一組 八路軍總部

八路軍總部又稱第十八集團軍總部,簡稱集總。由八路軍總司令部、總政治部和總后勤部組成。在抗日戰爭中,總部各級組織和人員均有變動。隨著八路軍主力向華北抗日前線開進,1937年9月15日,總部機關由陜西省韓城縣芝川鎮東渡黃河,21日到達山西太原。23日抵山西五臺縣的南茹村,指揮八路軍在晉東北地區作戰。八路軍3個師先后進行了首戰平型關、雁門關伏擊戰、夜襲陽明堡機場等戰斗。隨后總部南下轉戰太行山區,先后駐扎山西省和順縣石拐鎮、洪洞縣馬牧村、沁縣小東嶺村、襄垣縣蘇村、屯留縣故縣鎮、潞城縣北村等地,指揮八路軍進行反“圍攻”作戰,開展敵后游擊戰爭,創建和擴大抗日根據地。

1939年7月15日,八路軍總部進駐山西省武鄉縣磚壁村,隨后轉戰于磚壁、王家峪,指揮八路軍反擊日軍圍攻、粉碎國民黨頑固派制造的第一次反共高潮。1940年4月下旬,朱德總司令離開王家峪總部,并于5月26日回到延安。8月,彭德懷和左權在磚壁總部指揮八路軍進行了震驚中外的百團大戰。11月9日,八路軍總部進駐山西遼縣武軍寺、麻田一帶,直到抗戰勝利。

八年抗戰,朱德總司令、彭德懷副總司令率領八路軍總部,輾轉陜、晉、冀3省,38個縣市,先后駐扎過66個村鎮,戰略行程4300余里,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指揮馳騁華北戰場的八路雄師,浴血鏖戰,為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

第二組 中共中央北方局

中共中央北方局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在華北地區黨的派出機關,下轄晉察冀分局、山東分局、太行分局、晉綏分局等華北各戰略區的中共黨組織。早在1936年春,劉少奇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到達北方局所在地天津市,重建北方局,并兼任書記。抗戰爆發后,中共中央北方局進駐山西太原、孝義等地,積極領導華北各地黨的組織,支持和配合八路軍開展敵后游擊戰爭,建立抗日根據地。1938年11月,根據中共六屆六中全會精神,中共中央決定由朱德、彭德懷、楊尚昆、聶榮臻、關向應、鄧小平、彭真、程子華、郭洪濤等任北方局委員,朱德、彭德懷、楊尚昆為常委,楊尚昆接任書記,中共中央北方局機關從此由晉西移駐晉東南

隨八路軍總部一起行動。1942年8月,楊尚昆去了延安后,彭德懷代理北方局書記。1943年10月,彭德懷去了延安,鄧小平代理北方局書記。1945年8月,撤銷中共中央北方局,成立晉冀魯豫中央局。

八年抗戰,中共中央北方局堅持執行中共中央的戰略部署,轉戰山西抗日前線,與八路軍總部一道領導華北地區黨和廣大軍民,為抗擊日軍,創建廣闊的敵后抗日根據地,爭取抗戰最后勝利,作出了歷史性貢獻。

二展廳 第二單元

八路軍總部遵照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和毛澤東制定的戰略方針,在配合國民黨友軍保衛太原作戰的同時,就重新調整各師的作戰地域并部署創建敵后根據地的工作,命令115師一部以五臺山脈;115師主力以呂梁山脈;120師以管涔山脈、大青山脈;總部率129師以太行、太岳山脈為依托,分散兵力,開展游擊戰爭,創立抗日根據地。

第一組晉察冀抗日根據地

晉察冀根據地位于太行山脈北部和恒山、五臺山、燕山山脈地區,是威脅日軍占據的平漢、平綏、正太、同蒲4條鐵路和平、津等大城市及堅持華北抗戰的重要戰略支點。八路軍總部早在指揮平型關作戰前,就命令115師開展群眾工作,著手創建抗日根據地。1937年10月下旬,在115師主力馳援正太路作戰的同時,中共中央決定聶榮臻留在五臺山區領導創建晉察冀3省邊界抗日根據地。11月7日,成立晉察冀軍區,聶榮臻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下轄4個軍分區。從此,晉察冀抗日根據地誕生。

日軍為確保其后方安全,于1937年11月下旬,以2萬余兵力,在飛機、大炮和坦克支援下,由平綏、同蒲、平漢、正太路沿線分8路對初創的晉察冀根據地進行圍攻。在晉察冀軍區的統一指揮下,各軍分區部隊以及進至正太路以北的115師344旅,以截擊、伏擊等手段,機動靈活地打擊日軍,在將近1個月的作戰中,共斃日軍1000余人。晉察冀軍民首次反“圍攻”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邊區軍民的斗志,而且將根據地發展到30余縣的轄區,并有力地促進了晉察冀根據地抗日游擊戰爭的發展。

晉察冀抗日根據地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創建的華北敵后第一塊抗日根據地,當時毛澤東曾親筆抒寫了“抗日模范根據地晉冀察邊區”的題詞。此后,晉察冀根據地進行了多方面的建設工作,對華北其它抗日根據地的建設和發展,起到了示范和表率作用。

第二組晉西南抗日根據地

晉西南根據地以呂梁山脈為依托,是陜甘寧邊區東面的屏障和聯系晉冀豫根據地的紐帶。早在八路軍出師抗日之初,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北方局、中共山西省委就派出大批干部到晉西南開辟工作。太原失守后,八路軍115師師部率343旅奉命由正太路進至呂梁山脈創建晉西南根據地。1938年2月至3月,日軍向晉西南進犯,并威脅陜甘寧邊區。115師根據中央軍委的指示,率343旅進至呂梁山區,在孝義縣兌九峪等地積極打擊進犯之敵,殲滅日軍一部。3月2日林彪被閻錫山部哨兵誤傷后,由343旅旅長陳光任115師代理師長。3月14日至19日,該師343旅和師直一部,在山西隰縣午城和蒲縣井溝地區,以伏擊、偷襲等手段,多次打擊日軍,共殲滅日軍1000余人,焚毀汽車60余輛,繳獲騾馬200余匹和大批軍用物資。此戰給日軍以沉重打擊,保衛了陜甘寧邊區的安全,為建立晉西南根據地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1938年12月,115師主力挺進山東時,成立了八路軍晉西支隊,由陳士榘任司令員,繼續留守晉西,鞏固了晉西南抗日根據地。

第三組晉西北、大青山抗日根據地

晉西北根據地位于同蒲路以西、綏遠中部以南、汾(陽)離(石)公路以北、黃河以東,是陜甘寧邊區東面的屏障,又是中共中央聯系華北敵后各抗日根據地的樞紐。1937年9月下旬,120師挺進到以管涔山脈為中心的晉西北地區作戰后,由關向應率領工作團分赴山西嵐縣、岢嵐、興縣、靜樂等10余縣,進行抗日根據地的開辟工作。1938年2

月下旬,日軍集中1萬余人的兵力,由平綏、同蒲路北段和太(原)汾(陽)公路對晉西北根據地進行圍攻。到3月初,占領了寧武等7座縣城。3月6日120師根據中央軍委指示精神,打響了收復寧武等7縣城的戰斗。此次反“圍攻”作戰,共殲滅日軍1500余人,部隊得到了鍛煉,提高了晉西北軍民戰勝日本侵略軍的信心,為鞏固和發展晉西北抗日根據地打下了基礎。

大青山抗日根據地位于綏遠省中東部,是漢族和蒙古族聚居的地區,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1938年8月,120師遵照中共中央和八路軍總部關于開辟綏遠省大青山地區的指示,以358旅715團和師騎兵營的1個連組成大青山支隊,由旅政治委員李井泉任司令員、挺進綏遠大青山區,與楊植霖領導的蒙漢騎兵游擊隊會師。先后進行了韓城壩殲滅戰、馬場梁遭遇戰、九道灣伏擊戰等反“圍攻”戰斗,斃傷日偽軍200余人。至此,初步開辟了包括綏西、綏中和綏南3地區的大青山抗日游擊根據地,后來成為晉綏抗日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四組晉冀豫抗日根據地

晉冀豫根據地位于平漢路以西、正太路以南、同蒲路以東、黃河以北的太行山南部和太岳山地區,是威脅日軍主要交通線和堅持華北抗戰的重要戰略支點,是向冀魯豫平原發展的前沿陣地。1937年10月,129師一部兵力組成數支游擊支隊,并抽調大批干部組成數個工作團,分別活動于山西遼縣(今左權縣)、和順、沁縣、長治、晉城、安澤等10余縣的廣大地區,創建抗日根據地。11月中旬,該師除打擊繼續南犯之敵外,又以主力一部組成數支游擊隊,創建以太行山脈、太岳山脈為依托的晉冀豫抗日根據地。

1938年4月初,日軍為消滅晉東南八路軍,解除其后顧之憂,以第108師團為主,調集另3個師團和1個旅團各一部,共3萬余人,從同蒲、正太、平漢鐵路沿線及邯(鄲)長(治)大道和臨(汾)屯(留)公路,分9路向晉冀豫根據地大舉圍攻。八路軍總部和129師對日軍的圍攻,事前作了充分的準備,為此,專門在山西沁縣小東嶺村召開了東路軍高級將領會議,部署反“九路圍攻”作戰,其中最著名的是山西省武鄉縣長樂村急襲戰。當時八路軍總部抓住有利時機,命令129師迅速殲滅侵占山西武鄉的日軍。4月15日黃昏,武鄉之敵棄城沿濁漳河東撤。129師和115師344旅689團共4個團立即追擊。16日將日軍夾擊于武鄉縣的長樂村地區,隨之發起猛烈的攻擊,把日軍壓縮在狹窄的河谷里截為數段,經過激戰,殲滅日軍1500余人,給圍攻之敵主力以沉重打擊,其它各路日軍也紛紛撤退。長樂戰斗中386旅772團葉成煥團長壯烈犧牲。

這次反“圍攻”作戰,歷時23天,共殲滅日軍4000余人,先后收復遼縣等18座縣城,把日軍趕出了晉東南腹地,從而鞏固了晉冀豫抗日根據地

二展廳 第三單元

抗戰爆發后,華北地區在日本侵略軍的鐵蹄蹂躪下,倍受摧殘,廣大群眾救亡圖存的要求異常迫切,抗日情緒十分高昂,許多地區,尤其是山西、山東、河北的一些地區,在中共中央北方局和當地共產黨組織的領導下,組建了人民抗日武裝。這些抗日武裝在八路軍的支援和配合下,大力開展敵后游擊戰爭和創建抗日根據地的工作。

第一組山西新軍

山西是華北的戰略要地,又是八路軍東進抗日的必經之地。平津失陷后,日軍大舉進犯山西。中共中央北方局為了爭取和推動閻錫山抗戰,決定由薄一波和山西地方黨組織,幫助閻錫山組建新的抗日部隊。于是,以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為骨干力量的山西新軍應運而生。1937年8月1日,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正式成立。薄一波任政治委員,隨后發展為4個總隊(團)。與此同時組建的山西工人武裝自衛旅、山西女兵連和長治青年抗敵回民義勇隊也編入山西新軍序列。此外,第二戰區戰地動員總會所屬的陸軍暫編第1師,由戰動總會主任委員續范亭任師長,也成為山西新軍的一部分。續范亭是著名愛國將領,

曾因“中山陵剖腹自戕”壯舉名震華夏,并揮毫抒寫了一首絕命詩:“赤膊條條任去留,大夫于世何所求?竊恐民氣摧殘盡,愿將身軀易自由。”抗戰時期他曾陪同著名民主人士李公樸由延安到晉西北考察訪問。

山西新軍是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條件下,由中國共產黨建立和領導的抗日部隊。它在建制上歸屬晉綏軍系統,在軍事上歸屬八路軍總部和各師指揮。在新軍的發展過程中,始終得到八路軍的巨大援助。組建初期,朱德總司令就親自前往駐地,視察新軍抗日工作。新軍組建后,其主力部隊陸續進入晉東南、晉西南、晉西北地區,協同八路軍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創建和保衛抗日根據地。

第二組 山東人民抗日武裝

1937年10月3日,日軍占領德縣(今德州),侵入山東。至1938年1月上旬,先后攻占濟南、泰安、兗州等地,同時打通了膠濟路,爾后即向諸城、臨沂方向進攻。國民黨山東省政府主席兼第3集團軍司令韓復榘率兵10萬不戰而逃,退至魯西南邊境。日軍所至,國民黨地方官吏多數聞風而逃,山東境內一片混亂,人民群眾陷入水深熱火之中。

為了適時地組織人民武裝抗日,中共山東省委遵照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軍總部的指示,從1937年11月至1938年春,先后領導山東人民舉行了徂徠山、天福山、黑鐵山等武裝起義,建立了許多支抗日武裝。同時加強了中共魯西北特委與國民黨進步人士、山東省第6區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范筑先合作抗戰,組建“八路軍筑先縱隊”。后來日軍進犯山東聊城,范筑先率部英勇抗擊,壯烈殉國。噩耗傳出,重慶《新華日報》、延安《解放》期刊紛紛發表悼念文章,稱贊他高風亮節,一門忠烈,是忠心報國的英雄,也是與共產黨合作抗戰之楷模。當時朱德、彭德懷的挽聯是:“戰事方酣,忍看多士喪之,顯其忠勇;吾輩尚在,誓必長期抵抗,還我江山。”山東各地人民武裝起義后,立即開展抗日游擊戰爭,打擊日軍和漢奸,摧毀偽政權、偽組織,破壞日軍交通線,并先后收復縣城10余座,配合了津浦路國民黨軍正面戰場的作戰。

1938年12月,中共山東分局根據中共中央和北方局的指示,對山東各地共計4萬人的起義武裝進行了整頓和改編,正式成立了“八路軍山東縱隊”,張經武任總指揮,黎玉任政治委員。從此,山東人民抗日武裝得到了進一步的加強,分別創建了冀魯邊、魯西北、清河、膠東、魯中、泰西、魯南、湖西等抗日根據地,進一步奠定了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基礎。

第三組 河北人民抗日武裝

1937年10月中旬,國民黨東北軍第53軍691團在團長呂正操(共產黨員)率領下,于南撤途中回師北上。10月14日在河北省晉縣小樵鎮舉行抗日誓師大會,改稱“人民自衛軍”,呂正操任司令員。1938年4月,人民自衛軍與孟慶山領導的河北游擊軍合編,成立了八路軍第3縱隊兼冀中軍區,呂正操任司令員,孟慶山任副司令員,孫志遠任政治部主任。此后,冀中抗日游擊戰爭更加蓬勃地開展起來,1938年6月,又將河北定縣、安國、獻縣地區回民組成的抗日武裝合編為冀中軍區回民教導總隊,后改稱“八路軍回民支隊”,由著名民族英雄馬本齋擔任司令員。后來馬本齋病逝后,在延安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毛澤東、朱德、周恩來、葉劍英等同志為他送了花圈。朱德總司令還揮淚撰寫了挽聯:“壯志難移,回漢各族模范;大節不死,母子兩代英雄。”

冀東是由東北進入華北的咽喉地帶。發動冀東人民進行抗日游擊戰爭,是中共中央早已確定的任務,毛澤東早在洛川會議后曾指出:八路軍可出一部于敵后的冀東,以霧靈山為根據地進行游擊戰爭。1938年4月,八路軍總部調120師雁北支隊(宋時輪支隊)到平西,5月,雁北支隊與鄧華支隊合編為八路軍第4縱隊,宋時輪任司令員,鄧華任政治委員,挺進冀熱邊,并發動組織冀東人民武裝起義。至8月,冀東起義武裝已發展到10萬

余人。冀東人民舉行武裝起義,摧毀了日偽在冀東多年的統治,使平津之敵受到極大震動,在國內外產生一定影響。9月1日,中共中央和北方局發出賀電,對冀東人民武裝起義的勝利表示熱烈祝賀。

二展廳第四單元:開展平原游擊戰爭

1938年4月21日,毛澤東、張聞天和劉少奇聯名發出向平原發展的指示,指出:“黨與八路軍部隊,在河北、山東平原地區應堅決采取盡量廣泛發展游擊戰爭的方針,盡量發動最廣大的群眾走上公開的武裝抗日斗爭。”據此,八路軍各部隊開始向平原發展。

冀魯邊平原,東臨渤海灣,西靠津浦路,南至黃河,北迫(天)津(塘)沽。1938年8月,115師5支隊和新組建的129師津浦支隊,奉命挺進冀魯邊平原地區。同月,115師政治部副主任兼343旅政治委員肖華又率領旅機關一部前往冀魯邊加強領導,將該地區部隊和起義武裝,整編為八路軍115師東進抗日挺進縱隊,肖華任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部隊隨分兵開展游擊戰爭,粉碎日軍“圍攻”。至1938年10月,開辟了津浦路平原、禹城以東、惠民以西、徒駭河以北、天津以南的冀魯邊平原根據地。

1938年9月中旬,八路軍總部命令129師344旅副旅長楊得志奉命率領688團,由晉東南進至平漢路東。此時根據129師指示,由青年縱隊、新1團和688團、689團組成漳南兵團,在王新亭、楊得志指揮下繼續南進,開辟平漢路東的豫北平原。漳南兵團進入后,協同中共直南特委,開辟了安(陽)、內(黃)、湯(陰)、浚(縣)地區,建立了數個縣的抗日民主政權,奠定了建立冀魯豫平原抗日根據地的基礎。

冀南平原位于滄石公路以南、平漢路以東、津浦路以西、漳河以北地區。1937年12月,129師曾派出小股部隊,越過平漢路實施戰略偵察和聯系中共地方組織。1938年3月,129師又派陳再道率東進縱隊,宋任窮率騎兵團挺進冀南,在中共地方組織和游擊隊的配合下,開展平原游擊戰爭。5月初,徐向前率領129師769團、115師689團和第5支隊進抵冀南,八路軍部隊進入冀南和整編各抗日武裝,以及加強政權建設等,為堅持和擴大冀南平原根據地,打下了牢固的基礎。

二展廳第五單元:策應友軍徐州、武漢會戰

八路軍在徐州會戰和武漢會戰期間積極策應國民黨正面戰場作戰,不斷地打擊日軍,迫使日軍以大量兵力維護其后方交通線,至1938年秋,日軍在華北約40萬人,主要為八路軍所牽制.這對國民黨正面戰場是一個極大的支援。

徐州是連結津浦、隴海兩條鐵路干線的交通樞紐,是華北通向華中的戰略要地。八路軍總部為配合國民黨軍進行徐州會戰,并支援晉南友軍作戰,彭德懷副總司令于1938年1月親自從華北抗日前線抵達武漢,商談與友軍協同作戰事宜,同時命令八路軍各師大力破擊日軍交通運輸線,鉗制向黃河河防進攻的日軍,并配合晉南國民黨軍作戰。期間最典型的是長生口、神頭嶺和響堂鋪3次伏擊戰。1938年2月,八路軍總部親自部署指揮129師進行的正太鐵路井陘與舊關之間的長生口伏擊戰,同年3月中、下旬129師在邯長大道進行了神頭嶺和響堂鋪兩次伏擊戰。其中神頭嶺伏擊戰,被侵華日軍稱之為“支那第一流游擊戰術”。據統計,八路軍在配合徐州會戰期間,共進行大小戰斗400多次,殲滅大批日軍,破壞鐵路百余公里,摧毀車站多處,打擊和鉗制了向魯南、徐州和晉西南進攻的日軍,有力地支援了國民黨正面戰場。

徐州會戰結束不久,1938年6月中日軍隊就開始了武漢會戰。為了策應國民黨軍保衛武漢作戰,八路軍所屬部隊廣泛出擊進行破襲作戰。9月中旬,八路軍總部命令115師343旅在汾離公路伏擊西犯日軍及其運輸隊,共殲滅日軍近1000人,擊毀汽車30余輛,繳獲武器、軍馬及一批軍用物資,有力地打擊了西犯黃河的日軍,取得“三戰三捷”的勝利。八路軍為配合保衛武漢作戰,共進行大小戰斗近千次,殲滅大量日軍,破壞鐵路、

車站多處,積極地策應了國民黨正面戰場作戰。

二展廳第六單元:八路軍后方留守兵團

陜甘寧邊區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工農紅軍創建的一個革命根據地。全區北起長城、南至涇水、西接六盤山脈、東臨黃河,南北長近500公里,東西寬約400公里,有23個縣,人口約150萬,面積達12.9萬多平方公里。抗日戰爭爆發后,陜甘寧邊區是中共中央所在地,是中國抗日戰爭敵后戰場的指揮中樞,是全國人民抗日救國的政治領導中心,是八路軍、新四軍等中共抗日武裝的總后方。

八路軍主力出師抗日前線后,八路軍總部命令115師炮兵、輜重兩個營;120師359旅718團及師特務、炮兵、工兵、輜重4個營;129師358旅及師特務、炮兵、工兵、輜重4個營,共9000余人,在八路軍后方留守處指揮下,負責保衛陜甘寧邊區。1937年12月,后方留守處改為后方留守兵團,肖勁光任司令員。到1938年春,八路軍后方留守兵團共有兵力1.5萬余人,在由陜西神(木)府(谷)以南至宜川以北的500公里河防線上,阻止日軍的進攻,同時在其它方向,防止國民黨頑固派軍隊的進犯,并擔負剿滅土匪的作戰任務。

從1938年3月至1939年底,日軍先后對八路軍后方留守兵團黃河防線進攻23次,每次使用兵力少者2000余人,多者達萬余人。由于留守兵團河防部隊貫徹“積極防御”的方針,采取機動靈活的戰法,沉著勇敢地戰斗,在黃河以東的八路軍115師、120師和決死隊、地方游擊隊的配合下,取得了各次河防作戰的勝利,保衛了陜甘寧邊區,保衛了中共中央的安全。

農歷壬辰(龍)年九月初五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