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湖南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紀念館

湖南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紀念館

湖南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紀念館

歡迎各位來賓到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紀念館參觀。這里原系民國7年(公元1918年)芬蘭牧士建的天主堂,3棟共15間木結構平房,四周有磚墻環護。1934年11月24日,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在任弼時、賀龍、肖克、王震等領導下,一舉解放大庸縣城,于26日成立臨時省委,12月1日在天主堂內成立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員會,領導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31個縣的反圍剿斗爭,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反動派和地方封建勢力,為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在中國人民革命斗爭史上寫下了光輝燦爛的一頁。為緬懷先烈功績,弘揚革命精神,中共張家界市永定區委和區政府于91年夏發動募捐修復湘鄂川黔省委、省軍區、省革命委員會舊址,并新建紀念館,于1993年12月26日落成開館。

紀念館占地面積2800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積1600平方米。東頭是三堵矮墻圍著的一棟木平房,三間小屋曾住過任弼時、賀龍、肖克,黑漆桌上的桐油燈作證,一代英杰曾在這里徹夜運籌。西頭是可容納200余人的省委禮堂,當時省委擴大會和省直各部門的會議均在此召開,現已辟為將軍館,166位在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留下英雄足跡的新中國將帥的照片掛滿墻壁。紀念館大門左右,一字排開11間辦公室,當年3大機關13個直屬部門均在此辦公。庭院正中是根據我國著名雕塑家潘鶴的作品《艱苦歲月》鑿制而成的一尊雙人石像,小紅軍抱著高過頭頂的步槍,依偎在橫吹短笛的老紅軍膝頭,似在入神地傾聽。雕像后面是紀念館主樓,內設三個展室,陳列著223幅大型圖片和100多件革命文物,再現了根據地的光輝斗爭史,反映了根據地軍民艱苦卓絕的革命歷程和高尚情操。肖克將軍為紀念館題寫了館名。

第一部分湘鄂川黔邊根據地的初創

193年11月,由于王明“左”傾路線錯誤和敵人的大舉進攻,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全部喪失,紅三軍在湘鄂西中央分局夏曦、賀龍、關向應的領導下不得不轉戰鄂川邊。

12月19日,湘鄂西中央分局聽湖北咸豐大村召開會議,決定“創建湘鄂川黔邊新蘇區”。此后,紅三軍在湘鄂川黔邊轉戰,尋找立足點。

1934年5月,紅三軍西渡烏江,進入貴州。6月19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在貴州沿河楓香溪召開會議,決定在黔東創建根據地。7月21日黔東特區革命委員會成立。黔東根據地的建立,為紅二、六軍團會師和湘鄂川黔根據地的形成創造了條件。

第二部分湘鄂川黔邊根據地的全面形成

1934年10月,紅六軍團經過艱苦轉戰,進入黔東,24日,與紅三軍在印江木黃勝利會師。會師后紅三軍恢復紅二軍團番號,兩軍團聯合行動,由賀龍、任弼時、關向應統一指揮。

紅二、六軍團會師后,為了策應中央紅軍長征與建立湘鄂川黔邊根據地,決定發動湘西攻勢。

衡山導游詞 ·張家界導游詞 ·南岳大廟導游詞 ·天心閣導游詞

1934年10月28日,紅二、六軍團從四川南腰出發,向湘西挺進。11月7日,攻克永順縣城,湘敵何鍵急令湘西軍閥陳渠珍派兵堵剿,陳糾集三個旅,約一萬人的兵力向永順撲來。紅軍決定采取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的作戰方針,主動放棄永順縣城,退至城北90里的十萬坪地區設伏。16日黃昏,尾追之敵進入伏擊圈,我軍奮起痛擊,殲、俘敵3000余人。我軍乘勝追擊,24日占領大庸、桑植。12月7日,進擊沅陵,17日包圍常德,攻下桃源。

由于湘西攻勢的勝利,促進了新區工作的發展,紅二、六軍團控制了永順、大庸、桑植的大部和龍山、保靖、桃源、慈利、常德等縣的一部,并占有大庸、桑植、永順等縣城,開辟了湘鄂川黔邊根據地。

第三部分根據地省委的成立并領導人民開展革命斗爭

1934年11月26日,奉中共中央電示,在大庸成立了中共湘鄂川黔省委,任弼時為省委書記,賀龍、關向應、夏曦、王震、肖克及張子意、劉士杰(后叛變)、周玉珠為省委委員,同時成立省軍區,賀龍為軍區司令員,任弼時為政委。還成立了省革命委員會,賀龍為主席,夏曦、朱長清為副主席。至此,以大庸為中心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正式形成。

蘇區省委成立之后,即著手領導開展建黨建政、土地革命和擴紅等項工作,同時還進行了必要的經濟、文化教育、衛生等方面的建設,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推動了根據地的鞏固和發展。

第四部分反圍剿的激烈戰斗

湘鄂川黔根據地的建立和發展,特別是紅軍的主動出擊,給國民黨政府造成了新的威脅,蔣介石驚恐萬分,下令調集湘鄂兩省的軍隊,集中了11個師又4個旅,共40多個團,約11萬人的兵力,編成6個縱隊,在地方保安團的配合下,對根據地發動“圍剿”。

針對敵人的瘋狂進攻,我根據地軍民,同仇敵愾,嚴陣以待。1935年1月,敵軍向根據地進攻,我紅軍主力班師大庸休整。2月上旬,紅軍在慈利設防正面阻擊郭汝棟縱隊失利,在大庸被李覺部乘機侵占。紅軍回師在大庸后坪雞公埡設伏再打李覺部縱隊失利,郭汝棟縱隊乘機占領桑植。兩個月的反“圍剿”作戰,由于對中央軍委指示的“實行運動戰,選擇敵人弱點,在運動中各個擊破之”的作戰方針理解不深,而是從正面迎擊敵人,以至一再受挫,根據地不斷縮小,紅軍處境日益困難,二、六軍團領導決定向北轉移。4月12日,紅軍從塔臥、龍家寨向北撤退。這時,鄂軍第五十八師第一七二旅進駐陳家河與我軍遭遇,該敵貪功冒進,孤軍深入,紅軍抓住戰機,于14日予以全殲。敵師部和第一七上旅慌忙逃竄。次日紅軍又在桃子溪地區,將南逃之敵第五十八師師部和第一七四旅全殲,乘勝收復了桑植縣城。紅二、六軍團因形勢二轉,決定放棄北撤計劃,仍留原地堅持斗爭。4月下旬紅軍主力東進,攻占江埡,紅軍主力又西云湖北,在咸豐忠堡殲敵第四十一師,活捉敵縱隊司令兼師長張振漢。8月3日,紅軍設伏于板栗園殲敵八十五師師部和兩個團,擊斃敵師長謝彬。8月8日在芭蕉坨一舉擊潰陶廣縱隊10個團。至此,湘鄂敵軍被迫轉入防御,敵軍對湘鄂川黔根據地的“圍剿”遂以失敗告終。8月下旬,紅二、六軍團主動出擊,先后占領石門、澧州、津市、臨澧等縣城,根據地和紅軍進一步擴大。1935年9月,湘鄂川黔根據地中心區域和游擊區已擴大到東至洞庭湖西岸,西至四川酉陽,西北至湖北咸豐、恩施,南至沅陵,北至鶴峰,加上黔東和鄂川邊兩個游擊區,人口約200萬。紅二、六軍團發展到4個師12個團,約2萬人。

您可以訪問(www.anqpfw.live)查看更多與本文《湖南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紀念館》相關的文章。

第五部分勝利實現戰略轉移

我紅二、六軍團的節節勝利,宣告了蔣介石利用湘鄂兩省敵軍“圍剿”紅軍的計劃已經失敗。蔣介石氣急敗壞,以更加狠毒的手段布置新的“圍剿”,于1935年10月8日,下令成立宜昌行轅,派陳誠任行轅參謀長,代行他的職權,以便統一指揮。宜昌行轅所轄兵力,達22個師又5個旅,130個團,20余萬人,加上地方保安團隊,共約30萬之眾。

當時,我紅二、六軍團主力雖然有了很大發展,但是總兵力也只有兩萬多人。在敵我力量相當懸殊的情況下,為了保存革命力量,省委和軍委分會決定退出根據地,采取聲東擊西戰術,直插湘中,突破敵人的圍攻線后,再轉移至敵人力量較薄弱的湘黔邊,爭取在貴州的石阡、鎮遠、黃平地區創建新的根據地。1935年11月19日,紅二、六軍團分別在桑植劉家坪和瑞塔鋪舉行了紅軍突圍誓師大會,除留湘鄂川黔特委和紅十八師堅持根據地的斗爭,牽制敵人之外,主力部隊于當晚開始了突圍行動。經過一個多月的轉戰,我紅二、六軍團于1936年1月進入貴州。留守在湘鄂川黔根據地的湘鄂川黔特委和紅十八師,經過浴血奮戰,完成了掩護主力轉移的任務后,也突破重圍,于1月9日到貴州江口與六軍團主力會合。一月下旬,二、六軍主力繼續西征,二月初,占領了黔西、大定、畢節地區,并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川滇黔省革命委員會”。從此,結束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的光輝歷史。

第六部分先烈們的豐碑永存

在創建、發展、捍衛根據地和突圍轉戰斗爭中,我紅二、六軍團指戰員舍生忘死,前仆后繼與敵人浴血奮戰,寫下了可歌可泣的動人篇章。紅軍撤離根據地后,國民黨反動派卷土重來,對革命力量進行瘋狂鎮壓。面對敵人的血腥屠殺,我革命干部、群眾英勇頑強、寧死不屈,表現出對革命事業的無比忠貞,其英名永垂青史,風范長勵后人。犧牲在湘鄂川黔邊根據地的部隊團級、地方縣級的干部烈士就有53名,這就是他們的英名錄(介紹 圖片)。

第七部分老區大庸在中央領導和革命前輩關懷下的巨大變化

60多年過去了,昔日蘇區省府大庸,自新中國成立到黨的十一屆三全會以來,舊貌換新顏,尤其是開發旅游,張家界奇山異水大放光彩,使這里發展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央領導頻頻蒞臨視察,革命前輩紛紛故地重游,表達了對老革命根據地人民的無限深情和建設事業的密切關注。

您可以訪問(www.anqpfw.live)查看更多與本文《湖南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紀念館》相關的文章。

農歷庚寅(虎)年臘月廿九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