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異性交往的四大妙術

異性交往的四大妙術

在異性交往中,女子向男子主動地拋磚引其玉,男子會很熱情地報以爽朗的談鋒 生活是在作圓周運動,可我們作為圓周運動上的一個分子,每天都在發展自己。 青年男女,要想與異性交往默契,的確需要融心理、社交、口才等知識技巧于一體的“綜藝大觀”。然而與剛認識的異性交往,那份羞怯、那份緊張、那份局促、那份失措,簡直讓人惶惶不可終日似的,連擠兩句應酬話也生澀,平日的伶牙俐齒、妙語邊珠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與異性交往何苦這么如臨大敵?既然我們的生活無法回避與異性交往,那么共同探討一些異性交往妙術,也許能使我們面對千姿太態的異性交往時應付自如。

妙術之一:拋磚引玉在許多社交場合,我們常常發現,當男女被介紹相識后,大多數女子,除了可愛的矜持之外,都練就有保持沉默的功夫,將這首先先開口講話的“活兒”奉獻給男子去做。一般情況下,這態度和這禮儀是不大好的。 女子由于生理和心理的敏感、細膩、脆弱等特點,在交往的范圍和接觸點上都顯得比較隱秘、謹慎,是不可隨意橫沖直撞的。任何一位社會交經驗不太豐富的男子往往就被這種情形難倒,話在嘴邊口難開。而女子若主動與男子攀談,那情形就迥然不同了。因為男子的生活環境一般比女子遼闊,加之男子漢多是粗放型,注定要接受人生的摔摔打打、磕磕碰碰,于任何事情都不那么小家子氣,因此向男子提出談話的題材就比較隨意廣泛,除了人格和自尊之外,偶有什么傷筋動骨的不恭之話題或言詞,作為一個現代男子漢,應該是灑脫地淡然一笑了之。所以在異性交往中,女子向男子主動拋磚以引其玉,男子會很熱情地報以爽朗的談鋒。 阿剛到一家公司找經理洽談生意,接待他的是經理秘書汪小姐。她告訴阿剛,經理正在處理一件棘手的事情。于是大家一陣社交辭令后,沉默了。阿剛很想通過汪小姐了解一些經理處事的作風、策略和習慣,可是面對汪小姐那矜持嫻雅的氣質、繁銳的靈動的杏眼,欲言又止——他害怕汪小姐誤解他搜異獵艷。正在阿剛為彼此談話擱淺發窘時,汪小姐金口拋出玉言:“先生,貴公司在本地相當有名氣,想必是擁有一批像您這樣的精兵強將吧!” “哪里,哪里!我只不過是馬前卒,是老板給了我一片任意飛翔的天空。我們公司……我們老板……”阿剛見汪小姐出語謙遜,語言嚴謹,果非等閑之輩,便借此滔滔不絕地為汪小姐作“現場直播”廣告,樹立公司形象,汪小姐的拋磚引玉之功“玩“得相當地道。她在彼此剛見面談話就難以為繼之時,及時用夸贊的語氣,以阿剛的公司為主題,以他的老板重用人才為素材提出話題,借以引發阿剛的談鋒。可想而知,與此話題相關聯的范圍之廣、內容之豐富,能不讓他倆談得轟轟裂裂天昏地暗嗎?

妙術之二: 有這么一對戀人:那位男孩喋喋不休地談論著公司的事,而那位女孩除了從她親熱地握著男孩的手可以看出他們的熱烈感情外,神態完全是一副無精打采索然無味狀。 一對熱戀著的情侶,本應有著千言萬語難訴衷腸的沸騰情景,就因為彼此談話的內容不是雙方感興趣的話題而話不投機冷冷清清。所以,聰明的人,在與異性談話時恰到好處地選擇那些生活中趣事作話題,既可以消除彼此之間的距離,更容易產生共鳴,增加親切成分,比如選擇一些比較輕松、校園生活的詩情畫意等等。這些話題不但可以一下子就激起彼此的談話興趣,而且話題的外延廣、內涵深,不致于大家剛嘮了兩句就沒詞了。 有一次某君家里來客,是妻子阿智的兩位女同學,她在廚房盡“馬大嫂”(買、汰、燒)之責,由此君“坐”陪。畢竟是第一次見面,她倆免不不了忸怩起來。此君趕緊調侃道:“早就聽阿智講二位大小姐的烹調手藝很夠品位的,今兒個你倆就給阿智搞個技術鑒定,免得她嬌傲的尾巴招搖過市,我很沒面子的哦!” 兩位小姐搶著自謙起來:“哪里呀,對烹調我們都沒有研究,只是一些雕蟲小技,遠比不上阿智姐的手藝地道。哪日賞光,我們獻獻丑哇!” 也許是此君選擇的話題正是她倆以為自豪的“拳頭產品”,激發了談話源頭;也許是此君詼諧的調侃,活躍了談話氛圍;也許是她倆受了此君的贊美,洋洋得意之際消除了生疏感,反正此君與她們圍繞著“食”談得如火如 ,以致在廚房正操作的阿智也忙里偷閑過來搞個“小插曲”。短短的飯前交談已使他們形同故舊、無拘無束。

妙術之三:捕捉暗示和異性交談,要比你和同性談話加倍地留心才是。因為你對他(她)所知甚少,加之性別的緣故,彼此之間的話題就顯得特別謹慎敏感,所以你不得不重視任何可以得到的線索和暗示。如果你夠精明,你可以他(她)的聲調、眼神、著眼以及他(她)與別人談話的神情態度等細節捕捉某種暗示性的話題線索。 煒正暗戀著酒店公關小姐玲。可是玲以往見到他時的滿面克風已吹落得無影無蹤,迎接他的是玲的神情倦怠、郁郁寡歡。煒不明真情,不敢造次,只好用“大眾情話”道:“嗨!大小姐依然陽光秈爛,真是一天一個嶄新的氣象呀!” “唉,什么燦爛啦!嶄新啦!生活還是依然作圓周運動。”玲沉默片刻后,顯得無精打彩地敷衍著煒。 “是呀,生活是在作圓周運動,可我們作圓周運動上的一個分子,每天都在發展自己呀!瞧你,昨天春光照媚活潑浪漫,今天秋色深沉 智練達處變不驚。佩服!佩服!” “佩服什么呀,你別美化我啦,我正為無故遭到總經理訓示,好生難過哩……”顯然,玲被煒的細心體貼所感動,終于敞開心扉與煒暢談起來。煒運用常規社會交手法與玲交談,沒能喚起她熱烈的反應,反而拋給她一句頹唐沮喪的話,是有意讓他吃“閉門羹”?其實,這是一句暗示性很強的話,玲今天對談笑風生的“好好”話題不感興趣,她關心的是該如何走出“雨季”。煒敏銳地捕捉了暗示,不僅把她的活潑浪漫美化為春光明媚,而且把她的沮喪神情、凄涼“天氣”美化為深沉的秋色及 智練達,并佩服她遇到生活波折處變不驚鎮靜,從而打開了兩人心靈的通途。

妙術之四:善用激將異性交往中,往往也會遇到一些不喜歡運用自己腦筋的女子。當男子首先向她說話時,她惜語如金似的僅用“是”與“不是”作答,無論你如何發問,她總是簡單作答。遇上有一定社會經驗的異性,還會鍥而不舍、耐著性子繼續進攻下去,他相信,時間能慢慢地使陌生者變得親切起來,甚至引出她最有興趣的話題,逐步改變“話不投機”的局面。 阿祥因為一篇市場調查報告,需要找微機操作員文姝小姐查看有關資料,可看見文小姐那滿臉修女神情,心虛發慌了。稍定后,阿祥與她攀談起來:“文小姐每天倒挺忙的啊!”“對!”“你操作微機如此熟練有些資歷了吧?“不長!”……幾個回合下來,文姝不但始終斬釘截般吝嗇作答,而且臉上一直未解凍。于是阿祥轉變談話策略,“聽辦公室主任講,我們單位有兩個天使最馳名,你猜是誰?”“不知道!”文姝依然簡單作答。 “好,我告訴你,一個公關天使阿鳳,另一個就是小姐你呀!”阿祥放慢談話速度說。“他們叫我什么天使?”阿祥見文姝的玉容終于活躍起來,故意頓了頓說:“叫你冷艷天使啊!” “簡直胡說八道,阿祥你看我像不像?其實……”文姝的話茵子終于被激發了。 阿祥面對冷若冰霜的文姝,在交談近科僵局無聊的情況下,抓住文姝的“冷艷”這個弱點,假借第三者的談話進行出擊,這就造成了文姝內心尊嚴的一個致命傷,她為了維護自尊連珠炮似的向阿祥辯駁,并表明自己的熱情、溫柔和善良,從而在彼此的談話中形成了一個和諧、愉快的回流。

 

 

《異性交往的四大妙術》
農歷庚寅(虎)年臘月十三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