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備豫不虞,為國常道

備豫不虞,為國常道

備豫不虞,為國常道。

――2018年1月5日《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的講話》

原文:

備豫不虞,為國常道”。當前,我國正處于一個大有可為的歷史機遇期,發展形勢總的是好的,但前進道路不可能一帆風順,越是取得成績的時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絕不能犯戰略性、顛覆性錯誤。面對波譎云詭的國際形勢、復雜敏感的周邊環境、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穩定任務,我們既要有防范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我們要繼續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準備戰勝一切艱難險阻,朝著我們黨確立的偉大目標奮勇前進。

出處:(唐)吳兢《貞觀政要卷二· 直諫(附)》

 

原典:

貞觀七年,蜀王妃父楊譽,在省競婢,都官郎中薛仁方留身勘問,未及予奪。其子為千牛,于殿庭陳訴云:“五品以上非反逆不合留身,以是國親,故生節目,不肯決斷,淹留歲月。”太宗聞之,怒曰:“知是我親戚,故作如此艱難。”即令杖仁方一百,解所任官。魏徵進曰:“城狐社鼠皆微物,為其有所憑恃,故除之猶不易。況世家貴戚,舊號難理,漢、晉以來,不能禁御;武德之中,以多驕縱;陛下登極,方始蕭條。仁方既是職司,能為國家守法,豈可枉加刑罰,以成外戚之私乎!此源一開,萬端爭起,后必悔之,將無所及。自古能禁斷此事,惟陛下一人。備豫不虞,為國常道。豈可以水未橫流,便欲自毀堤防?臣竊思度,未見其可。”太宗曰:“誠如公言,向者不思。然仁方輒禁不言,頗是專權,雖不合重罪,宜少加懲肅。”乃令杖二十而赦之。

釋義:

“備豫不虞,為國常道”是魏徵勸諫唐太宗說的話。備豫:事先防備,“豫”通“預”;不虞:意外;為:治理。意思是說,對于那些意料不到的事情事先做好防備,這是治理國家最常見的方法。其中,“備豫不虞”語出《左傳·文公六年》,為春秋時期的軍事格言。

大唐貞觀七年(633年),宮中發生一樁丑聞,蜀王妃的父親楊譽在皇宮禁地追逐調戲宮女。都官郎中薛仁方聞訊后,將楊譽扣押審問,準備依法處理。擔任宮廷侍衛的楊譽之子卻惡人先告狀,向太宗說:“按唐律規定,凡五品以上官員只要不是反叛朝廷的,都不宜扣留查問。我父是皇親國戚,薛仁方故意節外生枝,遲遲不做決斷,是有意拖延時間。”太宗聽后大怒道:“薛仁方明明知道楊譽是我的親戚,還故意這樣刁難。”當即下旨打薛仁方一百杖,免去所任官職。

魏徵覺得唐太宗的做法非常不妥,于是進諫道:“城墻邊的狐貍、社廟里的老鼠這些小動物,只因倚仗巢穴做掩護,清除起來尚且不容易。更何況那些世家貴戚,自古以來就難于治理,以致東漢、西晉以來外戚專權,發展到朝廷不能駕馭的嚴重地步。……仁方作為國家官吏,能為國家奉公守法,怎么能夠隨意處罰,讓那些外戚的私欲得逞呢?如果陛下開了這個口子,各種爭端就會層出不窮,將來勢必追悔莫及。”勸諫太宗“備豫不虞,為國常道”,哪有因為洪水沒有泛濫就想自毀堤岸的道理呢?唐太宗聽后有所觸動,于是下令打了薛仁方二十大板后便赦免了他,以懲其拘禁皇親未及時上奏的專權之罪。

習近平總書記一貫強調要“增強憂患意識、防范風險挑戰”。在十九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的講話中,他借“備豫不虞,為國常道”這句古語,指出當前我國正處于一個大有可為的歷史機遇期,越是取得成績的時候,越是要有如履薄冰的謹慎,越是要有居安思危的憂患。面對波譎云詭的國際形勢、復雜敏感的周邊環境、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穩定任務,既要有防范風險的先手,也要有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風險的有準備之戰,也要打好化險為夷、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從而為繼續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朝著我們黨確立的偉大目標奮勇前進,指明了努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農歷戊戌(狗)年九月初九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