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和冬天有關的散文

和冬天有關的散文

描述冬天的散文一:

臨滄冬天的景致

楊國祥

在悠閑的冬季里,我習慣在晨霧中跑步,在暮色中散步。與云貴高原更北的北方相比,滇西南臨滄,鮮花常開,青山常在,溫潤舒適,是個四季如春的好地方;可祖祖輩輩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們,日子都是按季節輪回的腳步過的呀!

我生于斯,長于斯,在我的記憶里,春天是性命蘇醒的季節,夏天是萬物勃發的季節,秋天是大地成熟的季節,冬天則是休閑的季節……。

當朔風吹響悠揚的長笛,秋色就離咱們遠去,光陰綿甜而輕柔,帶著歲月的祝福和問候,帶著思念與溫馨的味道,臨滄的冬天如約而至。朔風散發著濃濃的冬季韻味,收斂,含蓄,低調,靜雅,悠閑。

冬季的臨滄大地仿佛似一位卸妝麗人,表演雖落幕,但她的氣韻還在。朔風把一切性命的節湊都吹得慢下來,寧終年常青的季雨林中的綠葉樹,也開始靜靜地休養生息。:

此刻,蒼翠的茫茫群山,再也包藏不住大地的本色,山野暴露出斑斑駁駁的土紅、土黃的色。放眼望去,整個世界就是一幅寫意山水畫,水瘦山空,天高地遠,淡淡的一抹素描,卻韻味深沉。

綿延的群山,好像瘦了一圈,露出本真的姿態,好似瘦美人轉身的倩影,婷婷的,漸行漸遠,令人陷入翩翩遐想。我猜與人類共同生活在這片山地上的鳥、蛇、蟲、獸等一切生靈,也會知道季節的更替和變化,在寒冷的冬季里,定會躲入一個冬天的童話里,默默地清點著這一春、一夏、一秋的過往,或許想著將來的事,好像不發一言了。也許它們在堅守著一個世代口口相傳的故事:“活一年長一歲,睡一個大覺吧,醒了就春暖花開了。”我想,如果把詩人的話告訴它們“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它們必須會在睡夢中笑出聲來。

冬天的樹是寫在這臨滄大地上的一首抒情詩,既粗獷豪放,又婉約細膩;很多的樹,如松、柏、茶和許許多多長在山野里不知名的闊葉樹,一年四季都身著綠衣。少數樹,如桃、梨、柿、核桃、木棉、核桃在蕭瑟秋風中落盡了葉,只剩下飽經風雨的枝干,頂著光禿禿的樹冠;那些落葉樹,從第一片秋葉落時起,樹就開始唱起大地的贊歌。我喜歡仰著頭,看落葉紛飄落的樣貌,覺得壯美極了。樹葉奔向大地的懷抱,重新化作泥土,沒有留戀不舍,帶著鳳凰涅檠般的慷慨。樹落葉,把冬的韻味演繹得豪壯蒼涼。樹木落光了葉子,仿佛一個個枕戈待旦的士兵,準備迎戰一場有一場風霜的洗禮。

那些常青樹雖不落葉,但從秋天開始就放緩了生長的步伐,入冬后生長近乎停歇。若你留心細看,枝頭的芽苞干癟,收縮,長滿鱗片和麟毛,葉尖干枯,葉面綠中泛黃,吐露著靜默和衰老的訊息。生活在臨滄的人,若能從樹葉里感覺季節的變換,讀懂冬天的韻味是一件愉悅的事情;冬季是一場考驗,與樹、與人都是,經得住寒冬的風刀霜劍,才能與溫暖相擁。

冬季的風是鐫刻在臨滄天地間的豪放派的宋詞,或月明星稀,天蒼地茫,或鐵板銅琶,桃花扇底大江東去,有著渾厚廣闊的意境。你聽,那風聲似遼遠的哨音,呼嘯而來,又呼嘯而去。在呼嘯的風中走一走,你立即被吹得透透的,涼涼的,讓你感受到徹頭徹尾的寒意,這寒意深入骨髓直達心底。也許,在臨滄這讓片南國的土地上,也只有在呼嘯的朔風里,你才會明白冬季的內涵,體會寒冷的味道。

在冬天的風中漫步,我常常回想起童年時的一些往事,父親總能從風中感知天地間的冷暖,掐著手指算日子,他要選準家鄉最冷的日子里殺年豬,親手腌制出品味純正的臘肉和香腸,好讓一家人過上臘味十足的老年;母親則是用眼睛觀察,看風是否把大地吹涼到結霜了,她要借著短暫的霜天腌制鹵豆腐、醬豆、臘腌菜等各種選料不一樣,口味各異的咸菜,為來年過日子做著準備;我則喜歡和小伙伴們赤足著在寒風中追逐奔跑嬉戲,是個無知無畏的追風少年。轉眼間,五十多年時光在風中逝去,我老了,跑不動了,可風還是那樣年輕如初,步伐還是那樣透徹利落,來去灑脫自如。

臨滄冬日的暖陽,總是以最溫和的姿態展現她的柔情和善解意。陽光薄薄的,揉揉的,淡淡的,不熱烈,不燦爛,卻足以讓人們欣慰安逸。記得小時候,冬閑時節,山寨的人們習慣在暖陽下沐浴陽光,想著悠遠的往事,盤算著來年的活計,語調緩慢,舉止懶散。時光躡手躡腳,冬日暖陽下人易打盹,小半天倏忽而去,覺得日子是那么簡單熨帖,溫暖舒適。母親愛在陽光下曬被子,曬了一天的被子,包裹著陽光的味道,暖暖的,芬芳的感覺,準會帶給我一夜的好夢。

臨滄的冬季干燥涼爽,降雨稀少,最宜走親串戚,或旅游觀觀;鄉下人家也常把起房蓋屋,喬遷新居,嫁女娶親等喜慶活動安排在干燥悠閑的冬日里;不像在遙遠的北方,冬天總會有大雪光顧,雪落無聲,歲月情,千里冰封,萬里雪飄;雪后人們都會躲進安徒生童話世界的古堡中去“貓冬”,閑度慢長的時光,也許守著火爐讀書,或無休無止地發消息,雖有詩意,但不自由;在家鄉臨滄就不一樣了,即使朔風把天地吹涼,雖冷卻非嚴寒,不用穿著笨重的冬裝,你能夠毫無顧忌地開展各種戶外活動;你看田野里的小麥、油菜、蠶豆依然自由自在地生長著,人們穿著單薄的衣服行走在街上,在田地里干活……。

霧是臨滄大地冬天的精靈,晨霧是這片山地美的點綴,有霧的冬天是美妙的。站在山巔看,每個山谷間都鋪蓋著如絮似棉的濃霧,旭日映照下一個個連綿的山峰,恰似云海漂浮的神山仙島,整片臨滄大地就像是佛國天境,陡增幾分神秘,幾分嫵媚;若你身處山谷中,則又是另一番天地了,濃霧讓一切都變得模糊迷離,能見度低,方位感差,天與地、人與物之間的界線似乎消失了;接近中午時分,晨霧散盡,大地像從一簾幽夢中醒來的佳人,清秀明晰,溫婉雅致。

我喜歡聽季風唱歌,跟著節令的腳步過日子,我贊美故鄉,我愛臨滄這片紅土地,她夏無酷暑,冬無嚴寒,年復一年我常陶醉在冬日的平和,溫暖,朦朧,悠閑、靜美的情致里,過著踏實而溫潤的生活。

描述冬天的散文二:

冬天

我固執的認為,真正的冬天留在童年的時光里。

在鄉下,進入冬天,就進入一段空白。

一年的農活做完了。田里,山上都空出來。種子還在倉里,樹苗還在坡上,牛拴在欄里,狗在村邊閑散地溜達。

冬天,是一年的結束,用來清掃和回顧,撣去落在墻角個窗格子上的灰塵,把方桌擦干凈。磨亮切菜的刀,碼好柴火。堆好土豆,地瓜,冬筍,殺一頭豬…備好自家釀的米酒,冬天就在酒香中拉開帷幕了。

我喜歡自我的村莊漸漸地滿起來。那些遠走異地的人,那些結束一年工作的人,像返鄉的候鳥,拎著大包小包回來了。路上的風塵吹得他們的臉紅撲撲的,那是一種喜悅和相逢的顏色。這樣的喜悅感染著村莊里的每個人。

在遠道而歸的客人中,如果有一個是自我的親人,那是更大的喜悅。小時候,咱們常常翹首以盼,等在外求學的舅舅回來,等在外打工的小姨回來。等舅舅將自我緊緊抱起來,拋到空中;等小姨從花花綠綠的包里掏出一份城里帶來的禮物。在童年里,一份從異鄉帶回的禮物讓孩子的心里漫益著驚喜。只有冬天,生活的日歷上,才會出現這一抹亮色;只在冬天,咱們的童年才能開啟這份驚喜。

我還喜歡春耕秋收忙了三個季節的農家們袖著手在打過場的墻邊渡來渡去,陽光落在他們的肩上,臉上,花白頭發上,他們沿著墻根挪移,忘了節令和時日,忘了光陰流轉。他們的內心就和著風吹過的打谷場一樣干凈。他們的內心進入了時刻的腹地,進入了一年里最心平氣和的那一段兒。

隆冬時節,大學過后,不知道窗外雪有多厚,從來沒下過雪的。父母會早早起來,將紅薯和土豆放在一片青瓦上,在灶臺里添上大塊的炭,生起火,將青瓦擱在火上,這樣等咱們醒來,紅薯和土豆已經熟了。食物的香氣絲絲吐著舌頭,經過兩道柴門,經過高高的木門檻,鉆到我的被窩里,鉆到我的鼻子里,任調皮的香氣在房間里游來蕩去,一陣一陣地誘惑著肚子,任小肚子咕嚕咕嚕地唱起空城記。

真正的冬天在鄉下。隔壁賣柴為生的林伯還會常常帶來驚喜:有時,他會在鋪滿白雪的山上捉來一只迷路的野兔;有時,他還能和一群村里的年輕小伙一齊伏擊到四處覓食的野豬。我躲到屋外的雪地上用新布鞋踩出一個個腳印,心里突然涌起一種無法言喻的味道。奇妙!

真正的冬天在鄉下,在童年里。多年后,那兒一向留著一段潔白的往事。窗上還結著雪花,麥苗還在雪被下暗暗往上供著身子,祖父的老牛還在欄里打著響鼻。只有咱們漸行漸遠,漸行漸遠…

__記往事里的冬日

描述冬天的散文三:

我讀懂了冬天

又是一個冬天,北方有雪的季節!

走在雪地里,兩條腿都是留意翼翼的,但那雪,那冰,那寒意無處不是咱們北方人筆下的文字!也許是正因我出生在北方的緣故,我習慣了在這樣的季節放飛自我的心思……

昨夜,一陣冷風吹過,原本帶著無限綠意的秋天,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冬天,潔白的雪厚厚的覆蓋在咱們昨夜的夢囈里,來不及讓咱們的微笑去觸摸秋天最后的一絲倩影,咱們眼前就出現了一個白茫茫的世界!

站在厚厚的雪地里,我在尋找,秋天的的諾言哪里去了?

樹葉凌亂地掩埋在雪地里,他們離去的情狀,就能讓咱們感受到他們在寒風中掙扎的身影,雪地里的樹葉像泛黃的字跡,我在心里默念她的名字,以前的故事,像1條漫溢的河流已漫至我的腦海。昨日,樹葉就像一個季節的信徒,花香四溢,果實累累,這些就尤如他手中捧著的書信,在冬天北風的嘶涅中,他一遍遍看里面的文字,青春的感情,像檸檬般酸酸的甜甜的感情展現于面前。那個久違的季節,在看信的瞬間涌來,似乎像空空的山盟海誓,仍能夠在這一望無垠的雪地里相守五百年。

這該是怎樣的一份情緒?日子帶走咱們的割舍太多了!

在送走的季節里,每一次,我都會站在那里凝視,原本沒有的文字在此刻都攪的我無法入睡,人的性命是有限的,我不想讓睡覺占去我性命的一大截,我堅信自我不能夠改變自然,但我堅信改變自我的只有自我。

夜里總讓人倍感寂寞,就像今夜,在那呼呼的西北風里,回味那幕以前的歡笑與淚花,讓寂寞像影子和在呼吸的自由中。記得有個兄弟姐妹曾這樣說過,晚我很美,像黑暗的精靈。當走過一個又一個季節的時候,而此刻我仍然像是黑夜中的精靈,躲在云層里跋涉,在同一個世界,一樣擁有如此渴望的心靈,為何只是綻放著夜的美麗,這份心思該向誰去傾訴,又該與誰表達?迷茫眼睛注視天花板,任淚掠過臉頰,卻不能串成串,就像記憶中的時光,遠去的畫面仍在,而無法粘合白日的歡笑,一陣陣酸楚!

秋天走了,他還沒有收起最后一只對往日留戀的腳,所有記憶的腳印就被初冬的白雪匆匆掩埋,秋天的文字都成了記憶,那繁華的歲月,收獲時候的笑臉,還有被風撕碎的樹葉,都變成雪下藏著的故事!

冬天,我喜歡雪,推開窗戶,當看到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時,心里總是涌現出一股暖流,我渴望的心靈再也無法停止期盼的腳步!

有人懼怕冬天的寒意,再美麗的倩影,再溫暖的笑容,也許都將被寒流變成一個冷卻的苦影,而唯有信念才是走這個季節的溫度!

記得曾是冬天的年前,在小的時候經常與父親去祖母家探望祖母,那也是漫天大雪,行走在路上,父親總是安慰我,快到了!其實,我在那時冷的要命,手凍得發麻,臉冷的發青,但聽到父親的話,我總是要堅持走下去,盡管每次到達祖母家都不是我想像的那樣溫暖,可這股親情像暖流一樣讓我有了一份渴望,之后,我才明白,那是一種信念!

人生,不能沒有信念,這是冬天告訴我的一個真諦!

踏著歲月的車輪,咱們又踏進了今年的冬天,漫天的大雪遮掩了咱們上一個季節的夢想,可咱們并沒有失去前行的腳步,和著性命的節奏,咱們在雪地里奔跑著,那是渴望在向咱們招手,咱們的愛,咱們的追求,化作一種信念,讓咱們在艱難的跋涉中更加堅定了信念!

冬天的文字,又多了一層對親人的一種牽掛!

下雪了,寒風已經告訴了世界上每一個人,但咱們的親人還是在第一時刻將“加衣御寒”的話語透過電波傳達給咱們,冬天的寒意能夠趕走繁華的秋天,但永遠也驅不散咱們人間那份親情、友情與感情!一份人間的真情,可將冰冷的雪化作春天濃濃的溪流,只要咱們心中有情,有愛!

走進今冬,雖然我不知道,在這個季節的前面還有多少故事,但我不會感到寒冷,我會把上一個季節沒有寫完的文字繼續沿著這個季節的腳印前行,這是一種性命的職責:把愛的火把傳遞下去!

都說走進冬天就走進一個漫長的等待季節里,但我要說的,只要咱們心中充滿渴望,咱們的愛依然會這個季節燃燒,將咱們性命的渴望帶到下一個如春的歲月,那該是一份多么完美的期盼!

冬天,再一次燃燒了我的心思,于是,我才寫下與雪一樣的文字!

我讀著今年冬天的文字,更加懂得了信念與親情的珍重!

農歷戊戌(狗)年四月廿六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