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有關海瑞的故事7篇

有關海瑞的故事7篇

有關海瑞的故事(一):

1587年陽歷11月13日,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海瑞在任所與世長辭。他是一個富有傳奇性的人物,對他的生平行事就應如何評論,人們以前發生過尖銳的爭執。這爭執一向延續到多少年以后還會成為問題的焦點。

和很多同僚不同,海瑞不能相信治國的根本大計是在上層懸掛一個抽象的、至美至善的道德標準,而責成下面的人在可能范圍內照辦,行不通就打折扣。而他的尊重法律,乃是按照規定的最高限度執行。如果政府發給官吏的薪給微薄到不夠吃飯,那也就應毫無怨言地理解。這種信念有他自己的行動作為證明:他官至二品,死的時候僅僅留下白銀20兩,不夠殮葬之資。

然則在法律教條文字不及之處,海瑞則又主張要忠實地體會法律的精神,不能因為條文的缺漏含糊就加以忽略。例如他在南直隸巡撫任內,就曾命令把高利貸典當而當死的田產物歸原主,因而構成了一個引起全國注意的爭端。

海瑞從政20多年的生活,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糾紛。他的信條和個性使他既被人尊重,也被人遺棄。這就是說,他雖然被人仰慕,但沒有人按照他的榜樣辦事,他的一生體現了一個有教養的讀書人服務于公眾而犧牲自我的精神,但這種精神的實際作用卻至為微薄。他能夠和舞臺上的英雄人物一樣,在情緒上激動大多數的觀眾;但是,當人們評論他的政治措施,卻不僅僅會意見分歧,而且分歧的程度極大。在各種爭執之中最容易找出的一個共通的結論,就是他的所作所為無法被理解為全體文官們辦事的準則。

海瑞充分重視法律的作用并且執法不阿,但是作為一個在圣經賢傳培養下成長的文官,他又始終重視倫理道德的指導作用。他在著作中表示,人類的日常行為乃至一舉一動,都能夠根據直覺歸納于善、惡兩個道德范疇之內。他說,他充當地方的行政官而兼司法官,所有訴訟,十之六七,其是非能夠立即判定。只有少數的案件,是非尚有待斟酌,這斟酌的標準是:

“凡訟之可疑者,與其屈兄,寧屈其弟;與其屈叔伯,寧屈其侄。與其屈貧民,寧屈富民;與其屈愚直,寧屈刁頑。事在爭產業;與其屈小民,寧屈鄉宦,以救弊也。事在爭言貌,與其屈鄉宦,寧屈小民,以存體也。”用這樣的精神來執行法律,確實與“四書”的訓示相貼合。但是他出任文官并在公庭判案,上距“四書”的寫作已經兩千年,距本朝的開國也已近兩百年。與海瑞同時的人所不能看清楚的是,這一段有關司法的推薦恰恰暴露了我們這個帝國在制度上長期存在的困難:以熟讀詩書的文人治理農民,他們不可能改善這個司法制度,更談不上保障人權。法律的解釋和執行離不開傳統的倫理,組織上也沒有對付復雜的因素和多元關系的潛力。

有關海瑞的故事(二):

堅持原則,不畏權貴

海瑞不僅僅嚴格要求自己和屬下,還一視同仁地對待上級,不畏權貴。

海瑞任知縣當年,總督胡宗憲的公子路經淳安。據說這位胡公子一飄過來,各地都是按一二百兩銀子(略低于巡撫)的規格接待的,府縣長官不僅僅出面宴請和出城迎送,還要孝敬銀子。然而到了淳安,知縣不僅僅不出面,驛丞(近似招待所所長兼郵政局長)還僅以五六錢銀子的規格來接待他,胡公子之怒可想而知,他大發淫威,令人將驛丞綁了,倒著吊了起來。海瑞聞訊,立即令人將他拘押,沒收了他攜帶的數千兩白銀,并將他押送至總督衙門,附信一封稱:此胡公子必系假冒,因總督大人節望清高,不可能有這樣的不肖之子,也不可能擁有這么多的金銀財物。海瑞這樣做,胡總督也并未怪罪他。

兩年后,都御史鄢懋卿奉旨清理鹽稅。這位欽差大臣是個貪官,大權在握,各地官員自然招待周全,不敢怠慢。而欽差大臣也愛沽名釣譽,行前發出通令,標榜節儉,說自己“素性簡樸,不喜承迎”。這樣的官樣文章地方官早已司空見慣,又豈會當真。但海瑞卻毫不含糊,在鄢懋卿抵達淳安之前,海瑞派人送去稟帖,說欽差大臣你一飄過來,各處皆有酒席,每席費銀三四百兩,供應奢華,連溺器都是銀的。海瑞還提醒說:大人你如果不能拒絕地方官這樣的恭維,將來勢必無法做到公事公辦,難以完成皇上的重托。鄢懋卿接到稟帖以后,就繞道他去,沒敢進入淳安,而淳安百姓也免去了一場浩劫。

都說公款吃喝難以杜絕,最難的恐怕還是由于要接待上級,而海瑞不畏權貴、一視同仁的做法無疑給我們樹立了一好榜樣。

海瑞是一個恪守圣人之道并堅持身體力行的人,始終堅持為官一處,造福一方,真正做到了代表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處處為老百姓著想。他為官清廉,政績突出,享譽朝野,入仕雖晚(41歲),但很快就從一個不入流的小吏升任知縣(45歲),又較快升任巡撫(56歲),并且管轄的是全國最富庶的江南地區,這對于一個僅僅舉人出身的官員來說是破天荒的。但是,也正是由于他“摧豪強,撫窮弱”,處處維護百姓的利益,又使他嚴重觸犯了官僚集團的利益,最后招致朝野官員群起而攻之。57歲那年,他當巡撫僅8個月就被免職,接下來是長達15年的退隱生涯。72歲時才復出,但又多次被參劾,只因得到皇帝的“優容”才未被免職。

海瑞就是這樣一位清官,他不惜得罪權貴,也要維護百姓的利益,以至于他在封建官僚集團和平民百姓之中具有兩種完成不同的形象。一種是怕他:當年他出任巡撫的消息剛傳出,人還沒到任,當地許多官員就已自動離職,豪強之家紛紛把朱漆大門改成黑色,連駐地的織造太監也把轎夫由8人減至4人,其聲威可見一斑。但另一方面,海瑞的政治措施及清廉作風卻深得百姓的擁護和愛戴。他死后,從江上歸葬時,南京的市民生意都不做了,紛紛去為他送行,長江沿岸擠滿了穿戴白衣帽的百姓,人們失聲痛哭,把酒酹江,延綿一百多里。

有關海瑞的故事(三):

厲行節約,反對奢侈

海瑞本人十分節儉,對下屬也嚴格約束,除了嚴禁收受各種“灰色收入”外,連公費支出也大為減少。淳安地處交通要沖,過境官員士大夫很多。按照當時流行的規格:一般官員飄過,大概需驛費(招待費)二三十兩銀子,折合這天人民幣6-7千元;如果督撫大員飄過,需銀三四百兩,近10萬元人民幣。明朝時,官府并無此項經費預算,都是由當地百姓負擔。海瑞做知縣前,淳安縣每年的驛費開支高達白銀12000多兩,百姓每丁需納銀三兩五錢。海瑞到任后,調整了標準:一般官員過境接待費為五六錢銀子;如果督撫大員,可再增加二錢銀子。一年下來,淳安的驛費僅需銀900多兩,每丁僅納銀二錢五分,為此前的7%。僅此一項,每年向百姓少征1萬多兩白銀。9年后,海瑞出任應天巡撫(近似省委書記兼省長),發布《督撫條約》36款,規定:巡撫出巡時,府縣官員不得出城迎接,伙食標準為每一天紋銀二至三錢;境內公文,一律使用廉價紙張;境內的若干奢侈品要停止制造……

公款消費歷來都是腐敗的重災區,海瑞從知縣到巡撫,始終堅持厲行節約,嚴禁奢侈浪費,真是一位建設節約型社會的好典型。

有關海瑞的故事(四):

海瑞的故事:冒死諫皇帝

明世宗為人猜忌刻薄,凡是敢于說真話,如楊繼盛這樣愛提意見的官員,不是被殺頭、監禁,就是被革職、充軍。因此,之后沒有人再敢批評他。但是到嘉靖四十五年,晚年的明世宗遇到一個不怕死,敢于揭他痛處的官員――海南瓊山人海瑞。

此時,嚴嵩父子雖然倒了臺,但貪污腐化,吏治敗壞的風氣沒有絲毫改變,明世宗仍然沉溺在求仙問藥之中。老百姓越來越窮困。海瑞當時任戶部主事,他要上一道奏章,期望皇帝從迷信中醒悟過來。

他明白,奏章呈上去,就會有殺身之禍。但他決心已下,就事先遣散了家人,安排好后事,又給自己買了棺材,訣別了妻子,才將他的奏章呈進宮去。

明世宗倒是耐著性子讀完了他的奏章。但是他越看越氣。那上面寫道:

“陛下即位之初確做過些好事,但是之后卻沉溺在神仙和仙藥中,追求長生不老。但是堯、舜、禹、湯、文、武這些古圣賢,還有秦、漢那些自稱有仙術的方士,至今還有在的嗎陛下叫人到處采購煉丹的藥材,又大興土木,修建道宮,耗盡了民脂民膏,弄得民窮財盡。怪不得現今老百姓都說:陛下年號叫“嘉靖”,是家家戶戶干干凈凈的意思。陛下二十多年不上朝,濫派官職,跟親人、官員不見面,猜忌、殺戮臣下,弄得國弱民窮,君道不正,臣職不明,形勢十分嚴重。陛下自比為堯、舜,臣下以為連漢文帝都不如……”

明世宗氣得七竅生煙,將奏章狠狠地摔在地上,大喊道:“趕快把這個家伙抓起來,別讓他逃跑了!”

宦官黃錦說:“聽說這個人不怕死,做官清廉。他自知觸犯陛下,活不成了,已經安排好后事,準備好棺材,不會逃跑的。”

明世宗沉默半晌,再將奏章拾起反復閱讀,覺得海瑞的話多少有些道理,自言自語連聲嘆息說:“這個人倒像比干,只是朕還沒有商紂王那么壞吧!”他好幾個月沒有作批復。

但明世宗之后還是下旨將海瑞抓了起來。但是,才過了兩個月,明世宗就死了。他的兒子明穆宗即位,才將他放出監獄,恢復了官職。

海瑞,號剛峰。小時候家中很貧窮,所以他能體會窮人的痛苦。他沒中過進士,開始僅做縣學的教諭(學官)。到任后,他就革除學生向教官送禮送酒食的習俗。提學御史視察縣學,縣官與其他教官迎接時都下跪,唯獨海瑞不下跪,只作揖。他說:校園是教學的地方,不是衙門,教師不該給長官下跪。

之后海瑞做浙江淳安知縣,帶頭廢除官員們許多濫收的費用,又嚴格執行迎來送往時不許鋪張浪費、不許贈送禮物的規定。有一回,嚴嵩死黨鄢懋(yānmào)卿以御史的身分,到江南視察,他表面上發出文告,叫地方官員不要送禮,不要鋪張浪費,實際上卻暗示要吃山珍海味,要收受好處。

消息傳到淳安,海瑞自然不愿迎合他。他親自給鄢懋卿寫了封信,說:“讀了大人的文告,明白大人喜歡簡樸、不愛拍馬屁。我相信大人說的都是真心話。但是我聽說,大人南下,沿途各處都為大人辦了豐盛的酒席,每桌三四百兩銀子,很闊綽,連便壺都是銀子做的。這大約是那些地方官員沒有真正領會大人的本意,以為大人心口不一,實際是個喜歡巴結,講究排場的浮華之徒吧”

鄢懋卿氣得臉發紅,手發抖,但只好不去淳安了。

還有一次,浙江總督胡宗憲的兒子飄過淳安,嫌驛館招待不周,將管事人倒吊起來毆打。

衙役慌慌張張跑到縣衙門稟報。海瑞說:“有辦法對付。”便帶著衙役來到驛館,叫人先將胡公子抓起來,又從他的行李中搜出幾千兩銀子。胡公子大喊大叫:“海瑞,你好大膽,敢抓堂堂總督公子!”

海瑞笑著說:“總督大人有布告,再三告誡屬下各州縣,迎接上官,不得鋪張。這個人如此猖狂,還有大批來歷不明的銀子,必須是冒充的胡公子,敗壞總督的名聲,務必嚴辦!”他命令將銀子收進國庫,另寫了封信,連人送到杭州,請胡宗憲發落。胡宗憲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只好將自己兒子臭罵了一頓。

公元1569年,海瑞出任江南巡撫。有錢有勢的人家,聽說海瑞來了,都夾緊了尾巴,有的躲避到別的地方去,有的把自己朱紅的大門漆黑,減少人們的注意。海瑞強迫那些擁有超多土地的豪強大戶將強占的土地退出來,分給窮人,而且先拿當朝首輔徐階家開刀。他還領導疏浚了蘇州的吳淞江、常熟的白茆(máo)河。

海瑞的施政措施,獲得民眾擁護,卻遭到官僚地主的反對。由于不斷遭到排擠,海瑞被迫辭官回到家鄉。公元1583年,他才被起用為南京吏部右侍郎,這時他已是七十二歲的老人了。但他仍勤勉地操勞著,直到死在任上。

他一生沒有置過田產。死時,家中只有十多兩俸銀。還是同僚湊錢為他辦的喪事。

有關海瑞的故事(五):

海瑞(1514-1587),明代著名政治家。海南瓊山人,字汝賢,自號剛峰。祖上從福建晉江垵邊(廣西雜志有載)遷居海南瓊山海厝。他自幼攻讀詩書經傳,博學多才,嘉靖二十八年(1550年)中舉。初任福建南平教渝,后升浙江淳安和江西興國知縣,推行清丈、平賦稅,并屢平冤假錯案,打擊貪官污吏,深得民心。嘉靖四十一年(1562),以罷官抗逆顯于后世的明代廉吏海瑞任諸暨知縣;

嘉靖四十五年任戶部云南司主事,上書批評世宗迷信巫術,生活奢華,不理朝政等弊端,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戶部主事海瑞買棺材,別妻子,散童仆,以死上疏,勸說世宗不要相信陶仲文這班方士的騙術,應振理朝政,因而激怒世宗,詔命下獄論死。遭迫害入獄。宰相徐階力救海瑞,黃光升則把海瑞上疏比擬兒子罵父,以減輕罪責,并乘機把海瑞留在獄中,營護海瑞甚力,直至同年十二月世宗駕崩,穆宗即位,才奏請釋放海瑞出獄。世宗死后獲釋。隆慶三年(1569年)調升右僉都御史,他一如既往,懲治貪官,打擊豪強,疏浚河道,修筑水利工程,并推行一條鞭法,強令貪官污吏退田還民,遂有“海青天”之譽。后被排擠,革職閑居16年。萬歷十三年(1585年),重被起用,先后任南京吏部右侍郎、南京右僉都御史,力主嚴懲貪官污吏,禁止循私受賄,海瑞及聞潘湖黃光升卒,悲傷至極,帶病前來晉江奔喪。后病死于南京。

海端一生居官清廉,剛直不阿,深得民眾的尊敬與愛戴。據說聽到他去世的噩耗時,當地的百姓如失親人,悲痛萬分。當他的靈柩從南京水路運回故鄉時,長江兩岸站滿了送行的人群。很多百姓甚至制作他的遺像,供在家里。關于他的傳說故事,民間更廣為流傳。后經文人墨客加工整理,編成了著名的長篇公案小說《海公大紅袍》和《海公小紅袍》,或編成戲劇《海瑞》、《海瑞罷官》、《海瑞上疏》等。海瑞和宋朝的包拯一樣,是中國歷史上清官的典范、正義的象征。

海瑞代理南平縣教諭時,御史到學宮,部屬官吏都伏地通報姓名,海瑞單獨長揖而禮,說:“到御史所在的衙門當行部屬禮儀,這個學堂,是老師教育學生的地方,不應屈身行禮。”

遷淳安知縣,穿布袍、吃粗糧糙米,讓老仆人種菜自給。總督胡宗憲曾告訴別人說:“昨日聽說海縣令為老母祝壽,才買了二斤肉阿。”

 

胡宗憲的兒子飄過淳安縣,向驛吏發怒,把驛吏倒掛起來。海瑞說:“過去胡總督按察巡部,命令所飄過的地方不要供應太鋪張。此刻這個人行裝豐盛,必須不是胡公的兒子。”打開袋有金子數千兩,收入到縣庫中,派人乘馬報告胡宗憲,胡宗憲沒因此治罪。都御史鄢懋卿巡查飄過淳安縣,酒飯供應的的十分簡陋,海瑞高聲宣言縣邑狹小不能容納眾多的車馬。懋卿十分氣憤,然而他早就聽說過海瑞的名字,只得收斂威風而離開,但他囑咐巡鹽御史袁淳治海瑞和慈溪和縣霍與瑕的罪。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戶部主事海瑞買棺材,別妻子,散童仆,以死上疏,勸說世宗不要相信陶仲文這班方士的騙術,應振理朝政。

嘉靖皇帝讀了海瑞上疏,十分憤怒,把上疏扔在地上,對左右說:“快把他逮起來,不要讓他跑掉。”宦官黃錦在身旁說:“這個人向來有傻名。聽說他上疏時,自己明白冒犯該死,買了一個棺材,和妻子訣別,在朝廷聽候治罪,奴仆們也四處奔散沒有留下來的,是不會逃跑的。”皇帝聽了默默無言。過了一會又讀海瑞上疏,一天里反復讀了多次,為上疏感到嘆息,只得把上疏留在宮中數月。曾說:“這個人可和比干相比,但朕不是商紂王。”正遇上皇帝有病,情緒悶郁不高興,召來閣臣徐階議論禪讓帝位給皇太子的事,便說:“海瑞所說的都對。朕此刻病了很長時間,怎能臨朝聽政。”又說:“朕確實不自謹,導致此刻身體多病。如果朕能夠在便殿議政,豈能遭受這個人的責備辱罵呢?”遂逮捕海瑞關進詔獄,追究主使的人。

宰相徐階力救海瑞,黃光升則把海瑞上疏比擬兒子罵父,以減輕罪責,并乘機把海瑞留在獄中,營護海瑞甚力,直至同年十二月世宗駕崩,穆宗即位,才奏請釋放海瑞出獄。世宗死后獲釋。

嘉靖皇帝剛死,外面一般都不明白。提牢主事聽說了這個狀況,認為海瑞不僅僅會釋放而且會被任用,就辦了酒菜來款待海瑞。

海瑞自己懷疑應當是被押赴西市斬首,恣情吃喝,不管別的。主事因此附在他耳邊悄悄說:“皇帝已經死了,先生此刻即將出獄受重用了。”海瑞說:“確實嗎?”隨即悲痛大哭,把剛才吃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暈倒在地,一夜哭聲不斷。被釋放出獄,官復原職,不久改任兵部。提拔為尚寶丞,調任大理。

隆慶元年,徐階被御史所彈劾,海瑞上言說:“徐階侍奉先帝,不能挽救于神仙的失誤,懼怕皇威持續祿位,實在也是有這樣的事。然而自從主持國政以來,憂勞國事,氣量寬寵能容人,有很多值得稱贊的地方。齊康如此心甘情愿地充當飛鷹走狗,捕捉吞噬善類,其罪惡又超過了高拱。”人們贊成他的話。

經歷南京,北京左、右通政。隆慶三年夏天,以右金都御史身份巡撫應天十府。屬吏害怕他的威嚴,貪官污吏很多自動免去。有顯赫的權貴把門漆成紅色的,聽說海瑞來了,改漆成黑色的。宦官在江南監織造,因海瑞來減少了輿從。海瑞一心一意興利除害,請求整修吳淞江、白茆河,通流入海,百姓得到了興修水利的好處。

海瑞早就憎恨大戶兼并土地,全力摧毀豪強勢力,安撫窮困百姓。貧苦百姓的土地有被富豪兼并的,大多奪回來交還原主。徐階罷相后在家中居住,海瑞追究徐家也不給予優待。推行政令氣勢猛烈,所屬官吏恐懼奉行不敢有誤,豪強甚至有的跑到其他地方去躲避的。

海瑞的剛正讓達官貴人惶惶不安,也注定了他的任期不可能很長。果然,沒過多長時間,海瑞就被革職回鄉。事實上,在官場上,海瑞始終是孤獨甚至是孤立的。縱觀海瑞的一生,自40歲步入官場,到74歲病逝在任上,前后歷經34年。在這34年里,他被“罷官”或主動辭職的時間長達16年。

有關海瑞的故事(六):

海瑞

一代清官――海瑞

海瑞(1514-1587),明代著名回族政治家。海南瓊山(今海口)人,字汝賢,自號剛峰。他自幼攻讀詩書經傳,博學多才,嘉靖二十八年(1550年)中舉。初任福建南平教渝,后升浙江淳安和江西興國知縣,推行清丈、平賦稅,并屢平冤假錯案,打擊貪官污吏,深得民心。嘉靖四十五年任戶部云南司主事,上書批評世宗迷信巫術,生活奢華,不理朝政等弊端,遭迫-害入獄。世宗死后獲釋。隆慶三年(1569年)調升右僉都御史,他一如既往,懲治貪官,打擊豪強,疏竣河道,修筑水利工程,并推行一條鞭法,強令貪官污吏退田還民,遂有“海青天”之譽。后被排濟,革職閑居16年。萬歷十三年(1585年),重被起用,先后任南京吏部右侍郎、南京右僉都御史,力主嚴懲貪官污吏,禁止循私受賄,兩年后病死于南京。

海端一生居官清廉,剛直不阿,深得民眾的尊敬與愛戴。據說聽到他去世的噩耗時,當地的百姓如失親人,悲痛萬分。當他的靈柩從南京水路運回故鄉時,長江兩岸站滿了送行的人群。很多百姓甚至制作他的遺像,供在家里。關于他的傳說故事,民間更廣為流傳。后經-文人墨客加工整理,編成了著名的長篇公案小說《海公大紅袍》和《海公小紅袍》,或編成戲劇《海瑞》、《海瑞罷官》、《海瑞上疏》等。海瑞和宋朝的包拯一樣,是中國歷史上清官的典范、正義的象征。在百家講壇聽完酈波教授講的抗倭英雄戚繼光后,仿佛上了癮,又之后聽了他講的清官海瑞的故事。故事分8講,從海瑞初入仕途講起,講到海青天斷案、一身傲骨、抬棺罵嘉靖、奇特的報恩、名震江南、直到沉浮十六載、海瑞之死,簡短的8講,生動地勾勒出海瑞居官清廉、剛正不阿、忠心耿耿、愛民護民的清官形象,令人肅然起敬。

海瑞的故事,從1965年11月文痞姚文元發表《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開始,其清官形象就印入我的腦海里,1993年7月,我還專程到海口市拜謁過海瑞墓。此次酈波的最后兩講尤其令人震撼,發人深思。

在海瑞視為知己的張居正擔任宰相期間,個性是在其推行改革急需用人之際,海瑞居然在海南老家種菜賦閑十六載。事實充分說明當政的大小官員并不喜歡清官,更容不下海瑞。因為海瑞的忠君愛民的思想及其所作所為在客觀上保護了平民的利益同時,也損害了統治者及地主階級的利益。這就證明,在封建專制社會里,依靠清官保護老百姓是行不通的。

張居正一死,萬歷皇帝開始清算,72歲的海瑞得以復出。在南京右僉都御史任上,年邁的海瑞打黑除惡,整飭吏治,大震民心。但是在74歲死后,所存銀兩尚不夠買一副棺材,同事們只得湊錢安葬。大宋王朝曾實行高-薪-養-廉,結果貪官未絕;明代實行低薪養廉,結果貪腐更甚。正反兩例說明,靠低薪或高-薪-養-廉都是行不通的。

我突然想到,不久前有媒體稱,在美國是很難找到貪官的。為什么一是官員有選民票決,一有異常即被罷免;二是貪腐成本太高,令官員望而生畏。在那個“天才設計、傻瓜運行”的制度下,我們舉全黨全國之力教育官員要廉政為民的千百種經驗、萬千種辦法派不上用常

有關海瑞的故事(七):

扶棺進諫

明朝后期,官場腐敗,世道險惡,使得海瑞愁眉不展,憂心忡忡。海瑞開始琢磨怎樣給嘉靖皇帝寫奏疏。入夜,海瑞拉上窗簾,點亮油燈,鋪開筆墨紙硯,伏案疾書。

海瑞在奏折中替民請愿:升仙求道邪術,純粹是無稽之談,禍國殃民,有百害而無一利,勸誡嘉靖革除仙術弊端。

奏折中,海瑞還引用了一句流傳在民間的譏諷:“嘉靖嘉靖,把家家戶戶弄得干干凈凈。”

奏折洋洋灑灑寫了一大本。海瑞又仔細修改,反復推敲,最后謄抄定稿。寫完這份奏折,海瑞的心猶如走過一次地獄,長長地噓了一口氣。

他最后又看了一遍奏折,只覺得字字匕首,句句利劍,便把幾句刺耳的詞句稍作修飾,以便昏君能聽得下去。

寫好奏疏,海瑞計劃尋找進諫的機會。他找到好友王洪海,將后事托付給這位值得信賴的朋友。

“洪海兄,你是我的多年舊交,我海瑞有事不瞞你。明天空上朝,我將給圣上呈交一份針砭時弊的奏折,必然會觸怒圣上。圣上若判我死罪,家中后事還請洪海兄相助料理。”海瑞誠懇地說。

“不行阿,圣上有言在先,明日早朝,只準表賀成仙成道之事,不準談論政事,違者斬首。剛峰兄執意觸君,兇多吉少阿。”王洪海提醒道。

“洪海兄不必多慮,我早已準備好一口棺材,生死早已置之度外。老母和妻子不服京城水土,我已安置在瓊山老家。如果海瑞身遭不測,只求洪海兄關照料理后事,安慰瓊山老母,請求她老人家寬恕海瑞的不孝之罪!”

應對如此耿直忠義之臣,王洪海還能說什么呢?他只能反復提醒海瑞留意謹慎,見機行事,并答應鼎力相助,以盡故交之誼。

海瑞買好棺材,安排好后事,沉著冷靜,只待上奏諫君。

第二天設了早朝,這是嘉靖皇帝20多年來的第一次。原先,嘉靖皇帝迷信仙術,四處派人訪求長生不老之術。

奸滑的道士投其所好,給嘉靖皇帝買來一對白兔,說若是玉兔生子,皇帝就可成道成仙。結果玉兔果然生子,嘉靖皇帝命文武百官設早朝慶賀。

四更時分,前來祝賀的文武官員早已恭恭敬敬地等候在朝房前面。為了寫好賀表奏章,不少官員絞盡腦汁,冥思苦想,巴不得把天下最肉麻的溢美之詞獻給皇上,以求加官進爵。

鐘鼓齊鳴,歡呼山動,嘉靖皇帝在太監、宮娥、道士的簇擁下走進早朝大殿,坐上那個象征著皇權和威嚴的寶座。

海瑞看了一眼遠處的嘉靖皇帝,坐在九龍御座上,神情倦怠,疲憊不堪,就像一具行將就木的僵尸。這樣的昏君,再也不能讓他誤國誤民了!

“啟稟萬歲,臣海瑞有本啟奏一”這一聲如驚雷滾過大殿,洪鐘之聲壓倒了那些阿諛之臣“嗡嗡嗡”的聲音。

那一聲驚雷般的大喊差點讓嘉靖皇帝從御座上跌下來,他睜開昏花的眼睛,有氣無力地說:“將奏章呈上來。”他在準奏的一瞬間就對海瑞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反感。

那份嘔心瀝血寫成的奏折,此刻在海瑞手里顯得十分沉重。

他一字一句朗聲讀來,詞懇意切,句句打動了殿中的文武百官。開頭還有幾句順耳的話,到之后,嘉靖皇帝越聽越納悶,怎樣通篇沒有一句升仙成道的詞句?

嘉靖皇帝不愿再聽下去,他讓海瑞退下,吩咐太監把那份奏折帶回后宮。“退朝――”嘉靖皇帝有氣無力地說。

奏折總算遞上去了,海瑞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退朝回來,海瑞來到好友王洪海家里。王洪海擔心地埋怨道:“當年楊繼盛也沒敢直接指責萬歲,就那樣也慘遭殺害,你難道真的不怕圣上賜死嗎?”

“王兄言之有理。”海瑞坦然地說:“這次上書是冒死進諫,我已備好棺木,為了朝廷社稷,死不足惜。”

第二天,海瑞就被錦衣衛關進大獄。宰相徐階出于多方思考,多次為海瑞求情,也未能奏效。4天以后,何以尚闖宮諫君,為海瑞鳴冤,也當即被收進大獄,和海瑞關在一齊。

嘉靖皇帝迷信邪術,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但是他還是打算處死海瑞。此外,刑部也擬了一份將海瑞斬首的奏疏和圣旨。這道奏疏和圣旨經過徐階手里時,正值嘉靖皇帝病重不起,徐階冒著欺君之罪把奏疏和圣旨有意擱置下來了。

不久,嘉靖皇帝嗚呼哀哉,果真升天了。徐階等人扶持太子登基,宣布大赦天下,并以先帝遺詔的名義把海瑞、何以尚等釋放出獄,官復原職。

農歷戊戌(狗)年四月廿六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