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悼念詩詞匯編

悼念詩詞匯編

悼念詩詞(一):

悼念詩詞

1、《悼亡詩》

沈約[由整理]

去秋三五月,今秋還照梁。

今春蘭蕙草,來春復吐芳。

悲哉人道異,一謝永銷亡。

簾屏既毀撤,帷席更施張。

游塵掩虛座,孤帳覆空床。

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

2、《江城子》

宋·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3、《七律(1937年1月紅軍西路軍董振堂犧牲)》

邱閩泉2008年1月

高臺城陷烈三千,軍長振堂恨九泉。

每仗必先爭赴召,長征要擋惡敵前。

打通西北誠難望,實力當年天亦憐。

彭賀之后殲馬匪,英雄暢笑震神龕。

4、《七律(紀念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圓寂19周年)》

邱閩泉2008年1月

高原氣靄冷蕭索,雪域風霜肅歲姿。

維護統一常赴藏,關心建設不循私。

祈福摩頂民懷敬,誠祝札寺僧憶慈。

金塔哈達今獻上,追思往事伴寒食。

5、《七律(1969年1月李宗仁逝世)》

邱閩泉2008年1月

當年完勝臺兒莊,振奮國人亢滿腔。

傀儡臺前長暗痼,殘枝島后虎坡僵。

晚明大義北京去,垂艾正德回海航。

今祭小詩傳賦感,歸田巖醉醒佯狂。

6、《七律(紀念宋慶齡誕辰115周年)》

邱閩泉2008年1月

初放臘梅香四溢,枝頭蕊露祭思撩。

少隨國父推清滿,長伴孤燈惦苦勞。

抗日挺身民主舉,聯俄聯共一生豪。

榮封國母全民敬,世代永歌逐浪高。

7、《沁園春(公元712年2月12日為杜甫誕辰)》

邱閩泉2008年2月

凄苦哀夫,輾轉民間,落雁成都。

訪花溪步窄,草堂仰慕;填詞嘆惋,日月靈徂。

一代偉人,后封“詩圣”,寫盡當年亡宿逋。

斟薄酒,祭長江華表,雪濺舳艫。

重讀佳作霞鋪。令無數詩人腸已枯。

恨朱門酒臭,街旁凍骨;石壕破灶,風卷茅屋。

繞柱悲歌,鬼神楚惻,多樣風格勝相如。

身些醉,但情濃意暢,閱線裝書。

8、《七律(悼念港星沈殿霞女士病逝)》

邱閩泉2008年2月20日

天國人去駕青鸞,塵世惋惜致酒膰。

六秩英年多蓄憾,影屏難見笑星憨。

蒼茫南望搔首嘆,寂寞簾遮拭眼酸。

節亮風清雖曲盡,焚香長吊憶肥甜。

9、《水調歌頭(1802年2月26日為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誕辰)》

邱閩泉2008年2月

雨果雖離去,佳作刻碑碣。

巴黎圣母之院,杯具映圓缺。

舞女癡情未泯,又見鐘男騰檁,丐主裹雙脅。

昔日酸銀幕,常教世人噎。

善真美,惡偽丑,筆如削。

小說寫盡,“悲慘世界”死生約。

曾罵焚園一瞬,避害逃亡醉枕,氣壓浪三疊。

崇拜“冉阿讓”,掩卷玉壺攜。

10、《七律(看紀錄片“情歸周恩來”)》

邱閩泉2008年3月5日

西花廳內故人居,庭院海棠潔而腴。

漢相才華奪世冠,賢妻靈巧不名虛。

長江東去英名在,五岳依然鶴背軀。

南海波濤歌萬里,北極冰玉表仙閭。

11、《雨霖鈴(1641年3月地理學家旅行家徐霞客逝世)》

邱閩泉2008年3月

徐仙游記,錄人間景,美勝甘酒。

山光水色幽雅,尋芳萬里,長聽猿吼。

步韻清風細雨,竟滌蕩塵垢。

暗計算,艱行卅年,踏遍中國汝知否?!

后人整理公游記,祀馨香,感贊才八斗。

掩書作詞盡興,明日早,浪行孤叟。

五岳三河,陶冶逍遙,幾唱楊柳。

望曙色,禽噪枝頭,怎抵春光誘?

12、《七律(紀念蘇聯作家高爾基誕辰140周年)》

邱閩泉2008年4月

一生作品連城價,留待后人品味時。

“海燕”當年曾背誦,“童年”昔日憶家慈。

蒼茫白雪紅梅綻,電閃極光萬物滋。

一百四十大祭日,名垂千古長追思。

13、《謝池春(公安局長任長霞逝世四周年有感)》

邱閩泉2008年4月

昔日英雄,敢保一方安況。

警之花,臨危虎將。

芳顏慈母,義行河南崗。

氣凌云,黨風新創。

忠魂已去,百姓念叨墳訪。

淚長流,依碑偎傍。

黃天塵罩,九州皆悲悵。

股民虧,有誰思量?

14、《聲聲慢(8月31日華國鋒遺體在八寶山火化)》

邱閩泉2008年9月

低回悼樂,肅穆哀廳,凄然送別難舍。

十月英決果斷,隱居仁者。

三八抗日老將,這一生,斗雕搏鱷。

覲去也,伴朱毛,痛飲九泉林側。

舉目頤園游舸,風景好,長思瞬平宮坷。

墨友宣朋,敬品楷書感荷。

清廉亮節淡泊,令今人,眷戀引惹。

筆已鈍,倦起望天際月色。

15、《風入松(1944年9月5日張思德犧牲)》

邱閩泉2008年9月

棗園昔日悼思德,將士落巾幘。

為民服務名篇震,勝千軍,字字凌閣。

任怨任勞燒炭,世情此后無賒。

昨覿電影敘伐柯,樸素不強遮。

文革老少“三篇”背,到如今,重盼諧和。

遙望一輪明月,舉盅唱“大風歌”。

16、《天仙子(1550年9月24日湯顯祖誕辰)》

邱閩泉2008年9月

嘉萬夕煙一秀筆,四夢臨川傳玉諦。

牡丹亭上會書生,心遠寄,

魂連理,烈女光芒佳譽沵。

聞把莎翁相比擬,故宅墓園修頹圮。

戲臺今演劇原詞,真堪媲,魚水契,浪漫感情催掩涕。

17、《青玉案(紀念徐向前元帥逝世18周年)》

邱閩泉2008年9月

臨汾戰役硝煙散,現仍見,紅洇坂。

黃浦一期人偉岸,身經百戰,運籌帷幄,元帥英名冠。

深明大義多明斷,怒斥奸臣勇拍案。

今有來人長觸感,焚香吊祭,

重書歷史,定了忠心愿。

18、《七律(1896年9月10日新四軍軍長葉挺誕辰)》

邱閩泉2008年9月

“四八”陵墓長悲側,軍史排前意更優。

獨立團中先遣將,南昌首義領潮頭。

八紅編改擔軍長,皖變五年囹圄囚。

曲歷難遮功蓋世,黑茶山上淚輕揉。

悼念詩詞(二):

悼念親人的詩詞好句

1、黑暗賜予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一向用它尋找你遺留在人間的印記。

xx悼X年X月X日

2、悼亡詩沈約

去秋三五月,今秋還照梁。

今春蘭蕙草,來春復吐芳。

悲哉人道異,一謝永銷亡。

簾屏既毀撤,帷席更施張。

游塵掩虛座,孤帳覆空床。

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

3、您的音容笑貌當永存于我心間

4、獻上一束鮮花,

向你默哀敬禮。

斟上一杯清酒,

愿你靈魂安息。

5、元稹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遣悲懷》其二)、

“以前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離思》其四)

6、待到兒孫還恩日,

一捧黃土永相隔。

望鄉臺上風凄慘,

奈何橋上無奈何。

游子歸家無人望,

殘屋僅剩門上鎖。

無限悲痛伏墳泣,

只把衷腸寄蒿草。

7、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待。

出自:[漢]韓嬰《韓詩外傳》

8、江城子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悼念詩詞(三):

史上十大悼念詩詞

第一首――《詩經·唐風·葛生》之:百歲之后,歸於其居!百歲之后,歸於其室!

葛生

――詩經·唐風

葛生蒙楚,蘞蔓于野。

予美亡此。誰與獨處!

葛生蒙棘,蘞蔓于域。

予美亡此。誰與獨息!

角枕粲兮,錦衾爛兮。

予美亡此。誰與獨旦!

夏之日,冬之夜。

百歲之后,歸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

百歲之后,歸於其室!

【譯文】:

葛生長覆蓋住荊條,蘞蔓生在田野。

我的愛人葬身此地,誰來陪伴孤獨的居處?

葛生長覆蓋酸棗樹,蘞蔓生在墳頭。

我的愛人葬身此地,誰來陪伴孤獨的睡眼?

角枕燦爛啊,錦緞被子鮮明啊。

我的愛人葬身此地,誰來陪伴孤獨的白日?

夏季的天酷長,冬季的夜漫漫。

只有百年以后,到這兒共同居住!

冬季的夜漫漫,夏季的天酷長。

只有百年以后,到這兒共同居住!

【背景】:

這首詩被后人認為是‘悼亡詩之祖’。關于這首《葛生》的主旨,歷代學者多有爭議。至清郝懿行首先揭示了“角枕”、“錦衾”為收殮死者的用具,指出:“《葛生》,悼亡也。”今人多取其說。顯然,憑“亡此”、“于域”、“角枕”、“錦衾”、“其居”、“其室”、“獨處”、“獨息”、“獨旦”等詞語證本詩悼亡之旨,是有說服力的。

后世對這首詩評價極高,今人認為本篇“不僅僅知為悼亡之祖,亦悼亡詩之絕唱也”(朱守亮《詩經評釋》),又認為“后代潘岳、元稹的悼亡詩杰作”,“不出此詩窠臼”(周蒙、馮宇《詩經百首譯釋》)。就本詩的藝術魅力和對后世悼亡詩歌的創作影響而言,這種評價是當之無愧的。

詩從葛藤寫起,或者正是墳墓之地,觸動情思,兩相分離各自獨處,倍感悲哀。詩寫亡人的獨處無人陪伴,正是為了寫活著的人的孤獨無親,從而見出生前的相親相愛,同心同德,以致于發出死后同穴的悲號。詩反復抒寫無法忍受的獨處的時日,都是為了表達當初同處和和諧完美。《葛生》能夠被看作是中國悼亡詩的濫觴,那生死不渝的感情絕唱,能夠穿越時空,成為每個時代人們心中的夢想與期許。

第二首――《詩經·邶風·綠衣》之:綠兮衣兮,綠衣黃裳。心之憂矣,曷維其亡!

綠衣

――詩經·邶風

綠兮衣兮,綠衣黃里。

心之憂矣,曷維其已!

綠兮衣兮,綠衣黃裳。

心之憂矣,曷維其亡!

綠兮絲兮,女所治兮。

我思古人,俾無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風。

我思古人,實獲我心!

【譯文】:

綠衣裳啊綠衣裳,綠色面子黃里子。

心憂傷啊心憂傷,什么時候才能止!

綠衣裳啊綠衣裳,綠色上衣黃下裳。

心憂傷啊心憂傷,什么時候才能忘!

綠絲線啊綠絲線,是你親手來縫制。

我思亡故的賢妻,使我平時少過失。

細葛布啊粗葛布,穿上冷風鉆衣襟。

我思亡故的賢妻,實在體貼我的心。

【背景】:

這首詩同樣被一些學者認為是中國第一首‘悼亡詩’,和《葛生》一樣,其在中國詩歌史上是否歸屬悼亡范疇亦有爭論。舊說謂詩的主旨是衛莊姜傷己,《毛詩序》云:“妾上僭,夫人失位,而作是詩也。”朱熹《詩集傳》云:“莊公惑于嬖妾,夫人莊姜賢而失位,故作此詩。”但后世多家注本均點其悼亡之音,同《葛生》均奉為悼亡詩經典。

這是一首懷念亡故妻子的詩。睹物思人,是悼亡懷舊中最常見的一種心理現象。一個人剛剛從深深的悲痛中擺脫,看到死者的衣物用具或死者所制作的東西,便又喚起剛剛處于抑制狀態的興奮點,而重新陷入悲痛之中。

這首詩在文學史上有較大的影響。晉潘岳《悼亡詩》很出名,其實在表現手法上是受《綠衣》影響的。如其第一首“幃屏無仿佛,翰墨有余跡;流芳未及歇,遺掛猶在壁”、“寢興何時忘,沉憂日盈積”等,實《綠衣》第一、二章意;再如元稹《遣悲懷》,也是悼亡名作,其第三首云:“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全由《綠衣》化出。可見此詩在表現手法上實為后代開無限法門。

第三首――魏晉·潘岳《悼亡詩》三首之一:如彼翰林鳥,雙棲一朝只。如彼游川魚,比目中路析。

悼亡詩

――潘岳·魏晉

荏苒冬春謝,寒暑忽流易。

之子歸窮泉,重壤永幽隔。

私懷誰克從?淹留亦何益。

僶勉恭朝命,回心反初役。

望廬思其人,入室想所歷。

幃屏無仿佛,翰墨有余跡。

流芳未及歇,遺掛猶在壁。

悵恍如或存,回惶忡驚惕。

如彼翰林鳥,雙棲一朝只。

如彼游川魚,比目中路析。

春風緣隙來,晨溜承檐滴。

寢息何時忘,沉憂日盈積。

庶幾有時衰,莊缶猶可擊。

【作者】:

潘岳(247年-300年):字安仁,世稱潘安,我國晉代著名文學家,中牟縣大潘莊人。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容止》:“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劉孝標注引《語林》:“安仁至美,每行,老嫗以果擲之滿車。”他少年時即以才穎見稱鄉里,十二歲即能行文作詩,被鄉里稱為奇童。作為西晉文學的代表,潘安往往與陸機并稱,古語云“陸才如海,潘才如江”。

【背景】:

據說,潘岳的妻子楊氏是西晉書法家戴侯楊肇的女兒。潘、楊兩家原是世交,潘岳十二歲時第一次見到楊氏的父親楊肇,楊肇很喜歡這個聰穎過人的美少年,便把自己的大女兒許配給了他。潘岳十二歲時與楊氏訂婚,結婚之后,夫妻兩人大約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楊氏于晉惠帝元康八年(298年)卒,當時不到五十歲。潘岳夫婦感情很好,楊氏去世后,潘岳除過《悼亡詩》三首外,還有《楊氏七哀詩》等。

潘岳所做《悼亡詩》一共三首,分別作于楊氏去世的下一年的春天、秋天和冬天。其二首分別為:

其二

皎皎窗中月。照我室南端。清商應秋至。溽暑隨節闌。凜凜涼風升。始覺夏衾單。豈曰無重纊。誰與同歲寒。歲寒無與同。朗月何朧朧。展轉盻枕席。長簟竟床空。床空委清塵。室虛來悲風。獨無李氏靈。髣髴覩爾容。撫衿長嘆息。不覺涕沾胸。沾胸安能已。悲懷從中起。寢興目存形。遺音猶在耳。上慚東門吳。下愧蒙莊子。賦詩欲言志。此志難具紀。命也可奈何。長戚自令鄙。

其三

曜靈運天機。四節代遷逝。凄凄朝露凝。烈烈夕風厲。奈何悼淑儷。儀容永潛翳。念此如昨日。誰知已卒歲。改服從朝政。哀心寄私制。茵幬張故房。朔望臨爾祭。爾祭詎幾時。朔望忽復盡。衾裳一毀撤。千載不復引。亹亹朞月周。戚戚彌相愍。悲懷感物來。泣涕應情隕。駕言陟東阜。望墳思紆軫。徘徊墟墓間。欲去復不忍。徘徊不忍去。徙倚步踟躕。落葉委埏側。枯荄帶墳隅。孤魂獨煢煢。安知靈與無。投心遵朝命。揮涕強就車。誰謂帝宮遠。路極悲有余。

【另注】:

潘安以前,中國古代文學并無‘悼亡’一說,正是潘安所做《悼亡》三首,開中國悼亡詩歌之先河。《辭源》對“悼亡”的解釋:“晉潘岳妻死,賦《悼亡》詩三首,后因稱喪妻為悼亡。”該辭典也收“潘岳”條,其釋文中有:“工詩賦,辭藻艷麗,長于哀誄之體,《悼亡》詩三首最著名”的資料。

第四首――南朝·沈約《悼亡詩》之: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

悼亡詩

――沈約·南朝

去秋三五月,今秋還照梁。

今春蘭蕙草,來春復吐芳。

悲哉人道異,一謝永銷亡。

屏筵空有設,帷席更施張。

游塵掩虛座,孤帳覆空床。

萬事無不盡,徒令存者傷!

【作者】:

沈約(441年-513年):南朝梁文學家。字休文,吳興武康(今浙江德清武康鎮)人。歷仕宋、齊二代,后助梁武帝登位,官尚書仆射,封建昌縣侯,仕至尚書令,卒謚隱。政治上主張嚴格區分士族與庶族,維護封建門閥制度。詩風浮靡,著意雕飾,與謝朓、王融等皆注重聲律,時號“永明體”。所創“四聲八病”之說,在聲律方面為詩歌創作做了許多規定,對五言古體詩向律詩的轉變有必須影響。曾據何承天、徐爰等宋史舊本,稍加更益,撰成《宋書》。所著有《四聲譜》、《齊紀》、《沈約集》等,已佚。明人輯有《沈隱侯集》。

【背景】:

這首詩是沈約為悼念亡妻而作。沈約詩最突出的特點便是‘清怨’,這首詩集中體現了沈約的清怨之風。詩的前半以大自然的永恒來反襯人生易逝、一去不返的悲哀;后半將悲傷的情感同凄涼的環境融為一處,情狀交現,悲愴靡加。沈約的這首悼亡詩對后世以離別哀亡的為題材的詩詞作品有較大影響。把南朝之前類似作品的哀而不傷(如潘安《悼亡詩》)的境界真正推向哀傷并茂的新境界。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關于‘沈腰’之說。《梁書·沉約傳》載:沉約與徐勉素善,遂以書陳情于勉,言己老病,“百日數旬,革帶常應移孔,以手握臂,率計月小半分。以此推算,豈能支久?”后因以“沉腰”作為腰圍瘦減的代稱。李煜詞中有“沈腰潘鬢消磨”一句,明代詩人夏完淳也有“酒杯千古思陶令,腰帶三圍恨沈郎”之詩句,均典指沈約。

第五首――唐·元稹《離思》五首之四之:以前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離思·其四

――元稹·唐

以前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譯文】:

經歷過無比深廣的滄海的人,別處的水再難以吸引他;

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別處的云都黯然失色。

花叢信步,我全無心思看那百化爭艷,

一半是因為篤佛修道,一半是因為忘不了你。

【作者】:

元稹(779年-831年):字微之,河南河內人。八歲喪父,少年貧賤.母鄭賢而文,親授書傳。舉明經書判入等,補校書郎。元和初,應制策第一。除左拾遺,歷監察御史。坐事貶江陵士曹參軍,徙通州司馬。自虢州長史征為膳部員外郎,拜祠部郎中、知制誥。召入翰林為中書舍人、承旨學士,進工部侍郎同平章事。未幾罷相,出為同州刺史。改越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浙東觀察使。太和初,入為尚書左丞、檢校戶部尚書,兼鄂州刺史、武昌軍節度使。年五十三卒,贈尚書右仆射。稹自少與白居易[倡和,當時言詩者稱“元白”,號為“元和體”。其詩辭淺意哀,仿佛孤鳳悲吟,極為扣人心扉,動人肺腑。

【背景】:

元稹有離思詩五首,這是其中第四首,都是為了追悼亡妻韋叢而做。韋叢為當時太子少保韋夏卿之幼女,二十歲時下嫁元稹,其時元稹尚無功名,婚后頗受貧困之苦,而她無半分怨言,元稹與她兩情甚篤。七年后韋叢病逝,韋叢死后,元稹有不少悼亡之作,這一首表達了對韋叢的忠貞與懷念之情――以前經過滄海的人,再看到其他的水,不是壯闊可觀的水,看過巫山的云之后,便覺得別地方的云都不值得一看;即使從成千的美女中走過,都懶得回過頭看他們一眼,一半固然是為了修身治學,一半是沒有忘情于你呀!取譬極高,抒情強烈,詞意豪壯,用筆極妙。言情而不庸俗,瑰麗而不浮艷,悲壯而不低沉,成為唐人悼亡詩中的千古名篇。

元稹的悼亡詩一向以前都是傳唱的經典,除此之外,其還寫了悼念亡妻韋氏的《遣悲懷》三首,同樣堪稱中國悼亡詩歌的絕唱。‘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之類的詩句已成了流傳千古的名句。《遣悲懷》三首如下:

其一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其二

昔日戲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仆,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其三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惟將終夜常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第六首――北宋·蘇軾《江城子》之:十年生死兩茫茫。

江城子

――北宋·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崗。

【譯文】:

兩人一生一死,隔絕十年,音訊渺茫。不思念吧,但本來難忘。妻子的孤墳遠在千里,沒有地方與她交談凄涼的景況。即使相逢也料想不會認識,因為我四處奔波,灰塵滿面,鬢發如霜。

晚上忽然在隱約的夢境中回到了家鄉,只見妻子正在小窗前梳妝。兩人互相望著,沒有言語,只有淚千行。料想年年斷腸的地方,晚上明月照耀著長著小松樹的墳山。

【作者】:

蘇軾(1037年-1101年):北宋文學家、書畫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他與他的父親蘇洵、弟弟蘇轍皆以文學名世,世稱“三蘇”。嘉佑進士。軾是一位通才,在詩、詞、文、書畫方面都是開派的人物,他的散文與歐陽修并稱歐蘇;他的詩和黃庭堅并稱蘇黃;他的詞和辛棄疾并稱蘇辛;他是“蘇、黃、米、蔡”四大書法家之一;他的畫開創了湖州畫派。

【背景】:

這首詞是蘇軾為懷念亡妻王弗而作,時熙寧八年(1075年)正月二十日,蘇軾剛到密州任知州。王弗,四川青神縣鄉貢進士王方之女,年方十六,與十九歲的蘇軾成婚。王弗聰明沉靜,知書達禮,剛嫁給蘇軾時,未曾說自己讀過書。婚后,每當蘇軾讀書時,她便陪伴在側,終日不去;蘇軾偶有遺忘,她便從旁提醒。蘇軾問她其它書,她都約略明白。王弗對蘇軾關懷備至,二人情深意篤,恩愛有加。蘇軾與朝中權貴不和,外任多年,悒郁不得志,夜中夢見亡妻,凄楚哀惋,于是寫下這篇著名的悼亡詞。這首詞將夢境與現實交融而為一體,濃郁的情思與率直的筆法相互映襯,既是悼亡,也是傷時,把哀思與自嘆融和,情真意切,哀惋欲絕,讀之催人淚下。

第七首――北宋·賀鑄《鷓鴣天》之:梧桐半死清霜后,白頭鴛鴦失伴飛。

鷓鴣天

――賀鑄·北宋

重過闊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

梧桐半死清霜后,白頭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垅兩依依。

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譯文】:

同來何事不同歸?本已永結同心,生死以共,卻還是生死相隔,痛斷肝腸。一句突兀問來,千言萬語無以作答,空余淚痕而已。問得看似突兀,卻又是因日思夜想而起,是至情之語。臥聽窗外梧桐細雨,一夜都滴在心頭,浸濕回憶。發妻挑燈補衣的溫馨場面,仿佛昨日,卻又已渺如云煙。筆下凄楚哀傷,勝過梧桐。夜雨滴到天明。

【作者】:

賀鑄(1052年~1125年):北宋詞人。字方回,衛州(今河南汲縣)人。宋太祖賀皇后族孫,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稱遠祖本居山陰,是唐賀知章后裔,以知章居慶湖(即鏡湖),故自號慶湖遺老。年十七,宦游京師,授右班殿直、監軍器庫門。熙寧中出監趙州臨城縣酒稅。元豐元年(1078)改官磁州滏陽都作院,歷徐州寶豐監錢官,和州管界巡檢。崇寧初以宣議郎通判泗州,遷宣德郎,改判太平州。大觀三年(1109)以承議郎致仕,居蘇州、常州。宣和元年(1119)致仕。七年,卒于常州僧舍,年七十四。

【背景】:

這首詞是賀鑄為悼念亡妻趙氏而作,亦是唐宋之后悼亡詩歌中不可多得的名篇。賀鑄夫人趙氏,勤勞賢惠,賀鑄曾有《問內》詩寫趙氏冒酷暑為他縫補冬衣的情景,夫妻倆的感情是很深的。作者與妻子以前住在蘇州(閶門是蘇州著名的城門,用來借指蘇州),之后妻子死在那里,當賀鑄不久因事要離開蘇州時,痛感物是人非,滿腹辛酸無處傾訴,只能哀嘆:“好好一齊來的,怎樣就不能一齊離開呢?”窗前的梧桐在經歷了清霜之后,已經樹木凋零,落葉蕭索;而池中原先那比較翼雙飛的白頭鴛鴦如今也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只,它肯定也經歷了失伴之苦吧!那晨光初露的草原,東方才剛剛發白,躺在草叢上的一顆顆晶瑩剔透的露珠兒,須臾之間就不見了。人生原先就是這樣短暫啊!在那新壘起來的墳頭前,作者默默地哀悼著亡妻;在從前兩人住過的地方,作者更是久久留戀,不肯離去。回到家里,躺在死者睡過的床上,聆聽著南窗的夜雨,遙想當年妻子在深夜里為自己補衣的情形,作者沉痛地表現出了對亡妻患難與共、相濡以沫之情的深切懷念。

第八首――南宋·陸游《沈園二首》之:悲哀橋下春波綠,疑是驚鴻照影來。

沈園二首

――陸游·南宋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飛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帳然。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無復舊池臺;

悲哀橋下春波綠,疑是驚鴻照影來。

【特錄】

紅酥手,黃籘酒,滿城春色宮墻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釵頭鳳》·陸游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釵頭鳳》·唐婉

【作者】:

陸游(1125年-1210年):字務觀,號放翁,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杰出愛國詩人。少年時即深受家庭親友間愛國思想的熏陶。年輕時中應禮部試,為秦檜所黜。孝宗即位,賜進士出身,后官至寶章閣待制。在政治上,主張堅決抗金,一向受到投降集團的壓制。晚年退居家鄉,但收復中原的信念始終不渝。陸游創作力十分旺盛,是我國古代作品最多的詩人,僅在他的詩集《劍南詩稿》中保存至今的就有9300多首,他自言“六十年間萬首詩”。他的詩資料極為豐富,風格雄渾豪放。

【背景】一:

《沈園二首》是陸游為悼念前妻唐婉而作,連同此后關于沈園的多首悼亡詩,能夠說構成了一個具有相當情節和規模的系列。在民間流出最廣的其實是‘沈園’系列真正的起點――陸游和唐婉各賦的《釵頭鳳》一首。陸游與唐婉的故事,是中國封建制度造成的最杯具性的感情故事之一。唐婉,陸游的表妹,陸游母舅唐誠女兒,自幼文靜靈秀,才華橫溢。陸家曾以一只精美無比的家傳鳳釵作信物,與唐家訂親。陸游二十歲(紹興十四)與唐婉結合。不料唐婉的才華橫溢與陸游的親密感情,引起了陸母的不滿(女子無才便是德),后陸母認為唐婉把兒子的前程耽誤殆盡,遂命陸游休了唐婉。陸游曾另筑別院安置唐婉,其母察覺后,命陸游另娶一位溫順本分的王氏女為妻。唐婉而后由家人作主嫁給了皇家后裔同郡士人趙士程。公元1155年(紹興二十年),禮部會試失利后陸游到沈園去游玩,于唐琬及趙士程夫婦不期而遇,唐婉得到丈夫的允可設酒款待陸游。陸游回想前塵往事,傷感地在墻上寫下了一首名傳千古的《釵頭鳳》(紅酥手)詞。

【背景】二:

事后,唐婉再次來到沈園瞥見陸游的題詞,不由感慨萬千,于是和了一闕《釵頭鳳》(世情薄)。隨后不久便抑郁而終。

【背景】三:

陸游與唐婉邂逅之后,出走京城求取功名,他的文才頗受新登基的宋孝宗的稱賞,被賜進士出身。以后仕途通暢,一向做到寶華閣侍制。這期間,他除了盡心為政外,也寫下了超多反映憂國憂民思想的詩詞。到七十五歲時,他上書告老,蒙賜金紫綬還鄉了。陸游浪跡天涯數十年,企圖借此忘卻他與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離家越遠,唐婉的影子就越縈繞在他的心頭。此番倦游歸來,唐婉早已香消玉殞,自己也已至垂暮之年,然而對舊事、對沈園依然懷著深切的眷戀。常常在沈園幽徑上踽踽獨行,追憶著深印在腦海中那驚鴻一瞥的一幕,這時他寫下了“沈園懷舊”二首。

其一:

夢斷香消四十年,沈園柳老不飛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帳然。

其二: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無復舊池臺;

悲哀橋下春波綠,疑是驚鴻照影來。

【背景】四:

此后沈園數度易主,人事風景全部改變了昔日風貌

六十八歲,再游沈園,寫下了《沈園》一首并序。

小序云:禹跡寺南,有沈氏小園。四十年前,嘗題小闋壁間。偶復一到,而園已三易主,讀之悵然。

楓葉初丹槲葉黃,河陽愁鬢怯新霜。

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

壞壁舊題塵漠漠,斷云幽夢事茫茫。

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蒲龕一炷香。

【背景】五:

沈園是陸游懷舊的場所,也是他悲哀的地方。他想著沈園,但又怕到沈園。春天再來,撩人的桃紅柳綠,惱人的鳥語花香,風燭殘年的陸游雖然不能再親至沈園尋覓往日的蹤影,然而那次與唐婉的際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態、無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樣,使陸游牢記不忘,于八十一歲再一次寫下了“夢游沈園”詩二首: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園里更傷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綠蘸寺橋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

【背景】六:

陸游八十五歲那年春日的一天,忽然感覺到身心爽適、輕快無比。原準備上山采藥,因為體力不允許就折往沈園,此時沈園又經過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復舊觀,陸游滿懷深情地寫下了最后一首沈園情詩《春游》,此時的陸游已八十四歲:

沈家園里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此后不久,陸游就溘然長逝了。

【另注】:

關于陸游與唐婉這段悲痛絕人的感情故事,以及圍繞著沈園的這些傳唱千古的詩詞,近人陳衍游沈園之后留下了一句評語:“無此絕等悲哀之事,亦無此絕等悲哀之詩。就百年論,誰愿有此事?就千秋論,不可無此詩。”

第九首――南宋·吳文英《鶯啼序·春晚感懷》之:悲哀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

鶯啼序·春晚感懷

――吳文英·南宋

殘寒正欺病酒,掩沉香繡戶。

燕來晚、飛入西城,似說春事遲暮。

畫船載、清明過卻,晴煙冉冉吳宮樹。

念羈情,游蕩隨風,化為輕絮。

十載西湖,傍柳系馬,趁嬌塵軟霧。

溯紅漸、招入仙溪,錦兒偷寄幽素。

倚銀屏,春寬夢窄,斷紅濕、歌紈金縷。

暝堤空,輕把斜陽,總還鷗鷺。

幽蘭漸老,杜若還生,水鄉尚寄旅。

別后訪、六橋無信,事往花委,瘞玉埋香,幾番風雨?

長波妒盼,遙山羞黛,漁燈分影春江宿。

記當時、短楫桃根渡。

青樓仿佛,臨分敗壁題詩,淚墨慘淡塵土。

危亭望極,草色天涯,嘆鬢侵半苧。

暗點檢、離痕歡唾,尚染鮫綃;躲鳳迷歸,破鸞慵舞。

殷勤待寫,書中長恨,藍霞遼海沉過雁,漫相思、彈入哀箏柱。

悲哀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斷魂在否?

【作者】:

吳文英(1200年~1260年):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鄞縣(今浙江寧坡)人。《宋史》無傳。一生未第,游幕終身,于蘇州、杭州、越州、三地居留最久。并以蘇州為中心,北上到過淮安、鎮江,蘇杭道中又歷經吳江垂虹亭、無錫惠山,及茹霅二溪。游蹤所至,每有題詠。晚年一度客居越州,先后為浙東安撫使吳潛及嗣榮王趙與芮門下客。清全祖望答萬經《寧波府志》雜問,謂吳文英“晚年困躓以死”,殆得其實。享年六十歲左右。

【背景】:

這是吳文英為悼念亡妾而做的一首詞,盡管后世學者對其創作背景及主旨多有爭議,但詞中所彰顯的懷悼之意是顯而易見的。這首詞在《宋六十名家詞》中又題作‘春晚感懷’、‘感懷’,實際就是懷舊與悼亡之意。據夏承燾《吳夢窗系年》:“夢窗在蘇州曾納一妾,后遭遣去。在杭州亦納一妾,后則亡歿。”“集中懷人諸作,其時夏秋,其地蘇州者,殆皆憶蘇州遣妾;其時春,其地杭州者,則悼杭州亡妾。”《鶯啼序》就是悼念亡妾諸作中篇幅最長、最完整、最能反映與亡妾感情關系的一篇力作。它不僅僅形象地反映出與亡妾邂逅相遇及生離死別,而且字里行間還透露出這一感情杯具是由于某種社會原因釀成的。它感情真摯,筆觸細膩,寄慨遙深,非尋常悼亡詩詞之可比。

【另注】:

《鶯啼序》是詞中最長的詞調,全文二百四十字。這一長調始見于《夢窗詞》集及趙聞禮《陽春白雪》所載徐寶之詞。可見《鶯啼序》實為夢窗之首創。

第十首――清·納蘭性德《沁園春》之:‘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

沁園春

――納蘭性德·清

序: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淡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愿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后感賦。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閑時,并吹紅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只靈飆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發、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月,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回腸。

【作者】:

納蘭性德(1655-1685):清詞人。原名成德,避太子保成諱改性德;名性德,字容若(納蘭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大學士納蘭明珠長子。善騎射,好讀書。經史百家無所不窺,諳悉傳統學術文化,尤好填詞。康熙十五年(1676)進士,授乾清門三等侍衛,后循遷至一等。隨扈出巡南北,并曾出使梭龍(黑龍江流域)考察沙俄侵擾東北狀況。康熙二十四年患急病去世,年僅三十一歲。詞以小令見長,多感傷情調,間有雄渾之作。其嘗有悼亡之吟,傳唱極廣。有《通志堂集》。詞集名《納蘭詞》,有單行本。又與徐乾學編刻唐以來說經諸書為《通志堂經解》。他與陽羨派代表陳維崧、浙西派掌門朱彝尊鼎足而立,并稱“清詞三大家”。后世對其評價頗高,況周頤在《蕙風詞話》中譽其為:“國初第一詞手”;王國維稱其“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背景】:

這首《沁園春》是納蘭性德眾多悼亡詩詞作品中最哀婉痛徹的一首,納蘭性德二十歲時,娶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為妻,賜淑人。是年盧氏年方十八,“生而婉孌,性本端莊”。成婚后,二人夫妻恩愛,感情篤深,新婚美滿生活激發他的詩詞創作。但是僅三年,盧氏因產后受寒而亡,這給納蘭性德造成極大痛苦,從此“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沉重的精神打擊使他在以后的悼亡詩詞中一再流露出哀惋凄楚的不盡相思之情和悵然若失的懷念心緒。納蘭性德后又續娶關氏,并有側室顏氏。值得一提的是,納蘭性德三十歲時,在好友顧貞觀的幫忙下,納江南才女沈宛。沈宛,字御蟬,浙江烏程人,著有《選夢詞》。集中悼亡之作“豐神不減夫婿”。可惜她在與納蘭性德相處一年之后,納蘭性德就去世了,這段短暫的感情又以杯具告終,年僅三十一歲。

在納蘭性德眾多悼亡詩歌中,除這首《沁園春》外,另一首《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同樣可堪稱千古傳唱的絕筆之作,其人其性,足見一斑。

《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

此恨何時已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料也覺,人間無味。不及夜臺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竟拋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終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待結個,他生知己。還怕兩人都薄命,到緣慳,剩月零風里。清淚盡,紙灰起。

農歷戊戌(狗)年二月十三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