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康熙皇帝是怎樣死的?是鴆毒還是自然病死?

康熙皇帝是怎樣死的?是鴆毒還是自然病死?

康熙是怎么死的

閱讀精選(1):

“千古一帝”康熙帝簡介:康熙是怎樣死的?

開創了康乾盛世,被后世學者稱為“千古一帝”的康熙全名為愛新覺羅·玄燁。史稱清圣祖仁皇帝,是清朝的第四位皇帝。他是中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捍衛者,奠定了清朝興盛的根基。順治十八年,順治病重,立遺囑冊立玄燁為皇太子,順治死后,8歲的康熙繼位,在祖母孝莊和四位輔政大臣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的幫忙下開始接手大清王朝。

十歲的時候,康熙的母親病重去世,年幼的康熙與祖母孝莊祖孫兩人在宮廷內相依為命。康熙之后回憶說,幼年在“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歡”。好在孝莊對康熙生活上的照顧,學識上的嚴加要求,讓康熙順順利利的長大,越來越有帝王風范。十四歲康熙親政,一路擒殺鰲拜,平定三藩,收復臺灣,親征噶爾丹,保衛雅克薩,建立下了不世功績。

公元1722年,68歲的康熙病故,謚號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寬裕孝敬誠信功德大成仁皇帝。初始康熙只是“偶感風寒”,繼而病情突然加重,由此這位不世明君因病去世。十月二十一日還興致勃勃的去南苑打獵,十一月七日“偶感風寒”,十三日晚就病重去世。和許多死的突然的君主一樣,康熙的死也引來了眾多學者的討論。意大利人馬國賢的話語給了他們佐證,“駕崩之夕,號呼之聲,不安之狀,即無鴆毒之事,亦必突然大變,可斷言也。”更加堅定了他們的想法,康熙之死必定另有原因。對于康熙之死,廣泛的說法有兩種:

康熙是被想要繼位為帝的雍正給下毒毒死的。在雍正朝呂留良一案中,曾靜的供詞為:“圣祖皇帝暢春園病重,皇上進一碗人參湯,圣祖就駕崩了。”這也就是說皇帝是病死的,而雍正帝就是那個下毒之人。《大義覺迷錄》一書記載說,康熙彌留之際皇四子允“進一碗人參湯,不知何故,圣祖皇帝就崩了駕”。從這本書來看,雍正進獻的這碗人參湯絕對有問題,不然何以喝了這碗湯,康熙就不明白什么原因,突然死了。至于為什么雍正會下毒將康熙毒死呢?說是晚年康熙一向沒有立繼承人,一干皇子都讓他極為失望,病重時才立下遺詔立皇十四子為太子。遺詔留給了隆科多,而隆科多早就和雍正勾結在了一齊,于是將“十”改為“于”。因此為了穩妥的登上皇位,雍正和幕僚商議,將康熙給毒死了。但是這個說法可信度不高,一些野史最愛的是胡編亂造,顛倒是非,因此比較各類歷史材料,還需謹慎決定。取眾家之言,而不是偏聽偏信。《清圣祖實錄》記:十三日康熙病情加劇,命速召諸子至御榻前,傳位于雍正。還說康熙晚年曾命雍正代行郊祀大典,可見康熙選定的繼承人就是雍正。[由整理]

康熙的確是病死的。活到68歲,在古代已經是高壽了。康熙那個時候可能因為年事已高,很有可能患有各種常見的老年疾病,如高血壓、心臟病等。《清圣祖實錄》記載康熙自四十七年冬開始,疾病纏身,衰老體弱,心悸幾危,右手失靈,頭暈、腿腫,“稍早起,手顫頭搖,觀瞻不雅”,“心跳之時,容顏頓改”,這些都是老年疾病的常見現象。康熙之所以死的這么突然,很有可能是因為突發疾病造成的。

對于各類電視劇中,雍正將康熙氣死、毒死各類的精彩描述,小編更傾向于康熙就是得了老年病,突然猝死的說法。畢竟康熙一生崢嶸,見過的大風大浪不少,以他的智慧不會不明白,自己在位這么多年,底下的兒子們早就坐不住了。若是沒有一點防范,也就擔不起“千古一帝”這個稱呼了。所以說被雍正毒死的,實不可信。

閱讀精選(2):

康熙是怎樣死的

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太子二度被廢后,在大臣們的壓力下,康熙不得不對立儲之事做出回應,這就是在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的時候,他做了兩件事:一是搞了太子儀制,二是將諸皇子和朝廷中的主要官員全部召集到乾清宮東暖閣,發布了一個長篇諭旨。

在諭旨里,康熙頗為動情地說:“我年輕的時候,身體好得不得了,從來就不生病。彈指一揮間,此刻我已年近七旬,在位也五十多年了。從黃帝的時候開始,到此刻已經有四千三百多年了。這期間,少說也有三百多皇帝以前君臨天下,在這些人里面,我就應算是在位時間最長的吧?(之后乾隆本有機會超過康熙的,但估計是思考到康熙的這道諭旨,所以他只好做了五十九年的皇帝后禪位給嘉慶,自己做太上皇。若要真算起來,乾隆才是在位時間最長,也是最長壽的皇帝)

我當上皇帝二十年的時候,沒想到會活到在位三十年;等我在位三十年的時候,也沒有想到會活到在位四十年。可如今,這都已經是在位的第五十七年了。《尚書》里曾說世上有“五福”:一是高壽;二是富裕;三是健康;四是好德;五是善終。五福當中,最后一個恐怕是最難的。

如今我已年近古稀,所有的兒子、孫子,還有曾孫,這些全部加起來,也有一百多個,多子多福,天下也還安定,即使還沒有完全到達移風易俗、家給人足的地步,但這也是我幾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辛辛苦苦所換來的。這幾十年里,我一刻也不敢懈怠,這不單單只用“勞苦”二字就能概括得了的!

從前很多帝王短命而死,那些后代的史家和書生們往往諷刺他們是貪于酒色,腐化而死,就連一些英明之主,他們也要雞蛋里面挑骨頭,把人家說得一無是處。我想說的是,這些人大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其實很多帝王之所以早死,真正的原因在于國家的事務過于繁重,他們大多都是累死的啊!皇帝不像大臣,他們愿做就做下去;不愿做的話,大不了能夠掛冠而去,或者年紀大了申請退休,回家抱子弄孫,逍遙自在,享受天倫之樂。可我們這些做皇帝的呢?哪有此等福分?!也只能勤苦一生,一天的休息也沒有哇!

我自從康熙四十七年那次大病之后,就感覺自己精力大不如前。近年來我一向心神恍惚,身體十分疲憊,事情一多,就常常感到心力不濟。我此刻就怕自己上了年紀,又經常患病,萬一哪天發生意外,自己要想說什么卻又說不出來,那真的是太讓人遺憾了。所以,我趁著自己神志還清醒之際,對自己的一生加以總結,豈不更好?

這世上沒有人能夠長命百歲,那些帝王們很忌諱談“死”的事情,弄到最后,連寫遺詔的機會都沒有。后人讀那些已故帝王的遺詔時,總覺得不是他們想說的話。這都是因為他們在彌留之際,本就已經神智不清,最后讓別人代筆寫的啊。所以我不能像他們一樣,我讓你們明白我想說的話,這人都是有生有死,又有什么好忌諱和恐懼的呢?

歷史上的梁武帝是個英雄,晚年的時候卻被侯景所逼,死于臺城;隋文帝也是一代英主,因為其兒子隋煬帝的緣故,最后不得善終。歷史上那些燭影斧聲的弒君先例不少,那都是因為事先沒有做好準備所導致的。此刻要是有什么奸小之輩企圖在我病危的時候,利用自己的權力擁立某個阿哥,以為將來撈取榮華富貴的話,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決不會姑息容忍!

近來大臣們奏請設立儲君,無非是怕我哪天突然死了。死生本是人之常情,我并不忌諱,像立儲這樣的大事,我哪里會忘記呢?只是君主的職責重大,天下大權統于一人之手,如果能讓我放下這副擔子,好好休息,當然也樂得簡單,可問題是,有什么法子能讓我放下這個擔子呢?

每當我看到多年來陪伴我的那些老臣因為年紀到了申請退休,我都舍不得他們走,有時候還忍不住要悲哀落淚。你們這些人還有退休之日,可我到什么時候才能休息呢?我五十七歲的時候,長了幾根白胡子,有人曾向我進獻烏須藥(染發劑?)。我說,從古到今,這能長出白胡子的帝王有幾個啊?到時我要真的頭發胡子都白了,那倒真是千秋佳話了!如今我看這朝廷里啊,我剛登基時任職的大臣此刻一個都沒有了,就連那些之后升遷的大臣,如今也大都兩鬢蒼蒼,老態龍鐘了。看來,我在位時間是夠長了,也該知足了。這么多年,我位居天下之首,占有四海之富,在我看來,如今這君位但是棄之若敝,榮華富貴,也就是過眼云煙。在我的有生之年,如果能夠天下太平,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說這么多,無非期望你們大小臣工,千萬不要忘記我反反復復的叮嚀,除此之外,我再無他求了。這道諭旨,我已經準備了十年之久,即使將來還有什么遺詔,我想說的也無非就是這些心里話,如今都毫無保留地告訴你們了,以后我也就不再重復了。”

康熙的這一席話,很動感情,把那些大臣們都說得唏噓不已。這基本上就是康熙對自己執政生涯的自我鑒定書了。康熙做了近六十年的皇帝,他最后承認自己老了,去日無多了。在諭旨里,康熙回顧了自己的一生,也很坦然地談到生死之事,這點是難能可貴的。康熙擔心的是,萬一哪天自己突然不行了,某些人會勾結自己的某個兒子進行弒君篡位,到時自己不能善終。為此,他提前給阿哥和大臣們打預防針,嚴厲警告那些奸邪之輩,不要在這個問題上動壞腦筋。

但是,康熙雖然說得情真意切,但大臣們最關切的問題……立太子的事,還是沒有解決。這個最重要的問題,被康熙顧左右而言它,有意無意地給忽略了,這未免讓大臣們好生失望。看來,康熙還是想再過幾年的安靜日子,不想因為這事把自己的最后歲月搞得雞犬不寧。

康熙的晚年一向為病痛所折磨,但倔強的他從不肯認輸。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的時候,康熙的右手突然不聽使喚,但他怕內侍擅權,從不讓人代筆。無奈之下,康熙只好試著用左手批折子。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的冬天,他得了一場大病,兩個腳浮腫得厲害,連站都站不起來。雖然后面幾年稍微好點,每年也出去打獵,但更多時候也只能在一邊看著別人射擊。

越是年紀大,康熙就越不愿意呆在皇宮里,他渴望外面精彩的生活,行圍打獵便成為他最為向往的活動,哪怕自己已經拉不開弓,瞄不準獵物,但只要讓他站在茫茫大漠上,他就會張開雙臂,迎著撲面而來的西北風,大口地呼吸塞外的空氣,這樣似乎能讓他回到過去的時光。老年的康熙,還是不肯服輸啊!

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的十月,冬季似乎來得個性的早。在偌大的皇宮中,康熙煩躁地走來走去,無盡的孤獨和無邊的寂寞,像烏云一樣壓在他的頭上,讓他眩暈,讓他感到無助。他突然決定要出去走走,去外面透透氣!

但是,能去哪里呢?這年的夏天,他已經帶著大隊人馬去過熱河,并到塞外進行過圍獵,這個時候再去那里是不貼合慣例的。或許,去個近一點的地方吧,康熙想。說實在的,他這把老骨頭也越來越經不起折騰了。于是,康熙決定去城外的南苑打獵數日,以緩解一下自己煩躁的情緒。

說走就走,康熙一行人便出了北京城前去南苑圍獵了。走到城外的廣闊天地里極目遠眺,康熙心里簡單了不少。外面的世界就是好啊,沒有堆積如山的奏章,也不用架起老花鏡來看這些無味的東西。那里,只有漫天風塵和枯草滿地,還有自己隊伍的獵獵大旗在風中呼呼作響。

風越刮越大,路上塵土飛揚,落葉漫卷,飛過已近光禿的樹梢。出獵隊伍看來受到了影響,行進的步伐也慢了不少。康熙抬頭看了看西邊的殘陽如血,似乎也在風塵中變得猙獰。他閉上眼睛,輕撫額頭,心里問自己:為什么要來那里呢?那里又是什么地方呢?忽然間,康熙感到一陣茫然,似乎有一種無助的力量在向他逼近,讓他目光呆滯,心神不定,腳也在瑟瑟發抖。恍惚間,他的心突然一沉,胸口感到一陣悸動,頭暈腦脹,又感覺氣血上涌,周圍的一切,突然變得陌生,變得模糊,變得失去控制……

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晚,一代英主康熙大帝最后走完了他六十九年的歲月里程,在暢春園溘然長逝。

我們姑且跟隨相關的記載,來看看康熙最后幾天是怎樣渡過的。

《清圣祖實錄》上說,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十月二十一日,康熙一行人前往南苑行獵。因為身體不舒服,康熙于十一月初七回到了暢春園。《永憲錄》則記載說,康熙在十一月初七從南苑回到暢春園,次日有病,康熙還傳旨說:“偶感風寒。本日即透汗。自初十至十五日靜養齋戒,一應奏章,不必啟奏”。

由此看來,康熙是在十一月初七回到暢春園的。但初七到十三日,還不到一周的時間,康熙便突然駕崩了,那人們會問:康熙究竟得的什么病,又是怎樣得的呢?

首先從發病的時間來看,康熙就應是在行獵途中染病的。思考到當時北方的十月底已經是初冬,正是季節變換、容易突發感冒(個性是老年人和小孩)的時候,估計康熙當時也是在風里行走受了涼,在行獵過程中就已經感到不舒服,這才會從南苑急忙趕回暢春園。這和康熙自己說的“偶感風寒”,能夠對應得上。

等回到暢春園后,康熙病情加重,他在諭旨中說“本日即透汗”,這說明他當時的感冒(假定是感冒)已經比較嚴重了,似有頭疼發燒出汗的癥狀。由于康熙晚年的身體并不好,但又喜歡強撐(如一廢太子那年他就不肯看醫生),所以他的真實病況可能比他描述的還要嚴重,弄不好還有其他的并發癥,只但是康熙自己不明白或者不想說而已。

另外,從“本日即透汗”的“即”字看來,康熙自己對這次生病不甚重視。但是,康熙似乎又意識到這次發病來勢洶洶,所以又說:“自初十至十五日靜養齋戒,一應奏章,不必啟奏。”從這話看來,說明當時康熙的身體已經很虛弱,所以他才會決定休息幾天,不看奏折。

在隨后的幾天里,康熙雖然不看奏折,但還有些事情要交代處理。比如在初九那天,康熙因為自己已經臥病不起,便讓四阿哥胤禛代他前往南郊天壇進行冬至的祭天大禮。祭祀的日子是十一月十五日,康熙很看重祭天大禮這件事情,這次實在是因為自己起不來了,所以才讓胤禛代替自己。之所以讓胤禛去,也許是因為胤禛在這方面有經驗(他上一年還曾去過盛京祭奠祖陵),也許是因為康熙重視胤禛,覺得他代替自己去行禮最適宜。為此,康熙還特意叮囑胤禛先去齋所齋戒,以表示對上天的誠意。

估計胤禛當時也看出老父親這次和以往大不一樣,所以他去齋所后,從初十到十二,他每一天都派太監和護衛去暢春園問安,估計也是擔心康熙在中間會出什么意外。但是,康熙對每次問安的答復都是“朕體稍愈”,用白話來說就是:“我這天好點了。”

以康熙的性格,這句話恐怕未必是這個含義。一個凡事愛逞強的人,如果不到狀況危急的時候,絕對不會說自己病情惡化,因此,“朕體稍愈”這句話,或許就應理解成康熙的病情并沒有好轉,只但是沒有惡化而已。

果然,到了十三日的凌晨,康熙的病情急轉直下,他感覺到自己這次的確是不行了,所以他在十三日丑刻(大約凌晨1點到3點的樣貌),命人急召當時在齋所的胤禛前來暢春園(提前讓胤禛前來,一來可能是胤禛在城外,路途稍遠,但也有很大可能是因為要傳儲位于胤禛的緣故)。

在胤禛還沒有到來之前,康熙又在寅刻(凌晨3點到5點的樣貌)將在京城里的阿哥們,包括三阿哥胤祉、七阿哥胤祐、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礻我、十二阿哥胤祹、十三阿哥胤祥、十五阿哥胤禑、十六阿哥胤祿、十七阿哥胤禮等,全部召來(五阿哥胤祺除外,當時他因奉旨前去祭奠東陵而不在京城)。

那些阿哥們到齊之后,胤禛大概是在巳刻(上午9點到11點的樣貌)趕到暢春園,到后便急入寢宮問安。在十三日的白天,胤禛總共進去過三次,康熙跟胤禛說了什么,不得而知。

當晚戌刻(晚上7點到9點)的時候,康熙便告駕崩。

關于康熙死亡的具體時間,《清圣祖實錄》、《永憲錄》還有《皇清通志綱要》里的記載都是“十三日戌刻”,雍正本人欽定的《大義覺迷錄》也是如此陳述,時間節點就應沒什么問題,十三日康熙病情急劇惡化也是事實。爭議最多的,恐怕還是胤禛在十三日白天曾進康熙的寢宮請安,之間到底做了什么,說了什么,因為沒有記載,這在后面也導致了很多的傳聞。

不管怎樣說,反正康熙已經撒手人寰,走完了他最后一段路程。至于后面發生什么事情,已經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回顧康熙的這不平凡一生,八歲登基,九歲喪母,在祖母孝莊太后的扶持下,才穩固了皇位,打敗了鰲拜,平定了三藩,統一了臺灣,廓清了漠北,國泰民安,種種功績,足以青史留名,彪炳千古。康熙一生治國勤勉,完全稱得上是數百年難得一見的一代英主。

胤禛(后稱雍正)即位后,大臣們給康熙上謚號曰:“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寬裕孝敬誠信功德大成仁皇帝”,擬廟號為“圣祖”。雍正為表孝心,刺破自己的中指,用血圈出“圣祖”二字。由此,康熙大帝即成清圣祖。

康熙的安息之地曰景陵,在順治孝陵的東南約兩里之地。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八月,雍正親自為景陵書寫碑文,同時他又讓誠親王允祉(三阿哥)、惇親王允祐(七阿哥)還有善于書法的翰林們各寫一份,讓大臣們來評比。那些大臣又不是傻子,當然說雍正寫得最好,最后也用他的。

因為皇后赫舍里氏早逝,景陵在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便已經破土動工,并于康熙二十年修建完成。康熙的前三個皇后赫舍里氏、鈕鈷祿氏和佟佳氏,她們的梓宮都早已放進了地宮,地宮的門一向開著,她們已經在那里等待康熙的到來,等了有幾十年的時間(最早入葬的赫舍里氏已經去世近半個世紀了)。

“雁斷衡陽聲已絕,魚沉滄海信難期”,康熙大概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三個皇后都去世如此之早,而自己又活了這么長的時間(從秦朝到康熙時期的一千九百多年間,活過七十歲的皇帝不多,唯有漢武帝、明太祖等數人而已)。一向到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九月,康熙的梓宮運進景陵后,地宮才最后關掉。

可悲可嘆的是,康熙的景陵在民國時期兩次被盜,第一次是1928年孫殿英的匪兵曾在清東陵進行過瘋狂的盜掘;第二次是在抗戰剛結束的時候,一些土匪趁著局勢混亂之時再次盜挖清東陵,康熙的景陵也難逃其禍,慘遭破壞。

景陵被盜掘以后,似乎也沒有進行過清理,加上景陵的土質多水,每到雨季,景陵的地宮便有一人多深的積水。換句話說,康熙和皇后們的骸骨如今可能還時不時地泡在泥水當中。

千古一帝,身后如此下場,這大概也是康熙所沒有想到的。

康熙是怎樣死的?

含恨而死的康熙皇帝對于康熙皇帝的死,史上多說法不一,有說是病死的,也有人說是被毒死的。我看了一份康熙第八世孫金恒源先生對康熙皇帝死因的重新論證。老人認為,康熙皇帝“含恨猝死”,而猝死的直接原因是極其殘酷的宮廷權力斗爭。

據清朝的官史記載,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月二十一日,69歲的康熙興致勃勃去南苑打獵。十一月七日感覺身體不適,十三日晚便死去。康熙帝臨終前幾天,只但是是“偶感風寒”,并沒有到任何病危階段,按此刻的話說,未發出過任何“病危通知”。

那么康熙帝死前,到底在宮廷里發生了什么?

據史料記載:

十一月六日:康熙帝在南苑聽取胤禛、隆科多匯報通州查勘糧倉一事時“久議方散”。

十一月七日:康熙就“偶感風寒”。而后,又始終沒有任何治病的活動與記載。

十一月九日:康熙帝命令胤禛去南郊祭天,胤禛以“圣躬不豫”為名推辭不去,多次懇求留在康熙身邊,遭康熙拒絕。

十一月十日:胤禛卻一日三次派侍衛進入康熙寢宮,以后又每日不斷多次派侍衛進入。十一月十三日:凌晨1-3時:康熙急召胤禛,胤禛當時正在南郊天壇,距暢春園騎馬不到一個小時即可趕到,但直至巳刻(上午9-11點)才匆匆趕到。胤禛為什么連續8-10個小時始終不露面?

十一月十三日晚:康熙猝死。

讓人起疑的是,從十一月十日起,直至十一月十三日晚康熙猝死,除胤禛一人進出五次,竟沒有任何一名大臣、皇子、后妃在現場;康熙猝死后,胤禛為其父更衣,也仍然沒有任何一名大臣、皇子、后妃在現場;而且康熙猝死后,從暢春園往紫禁城宮內移靈時,又仍然沒有任何一名大臣、皇子、后妃在現場。

最明白事實真相者,莫過于雍正本人,對于參湯事件究竟之有無,雍正本人在百般辯解后,最后吐出了真言。在《大義覺迷錄》中,雍正說,八阿哥用他向康熙進參湯一事加惡名于他進行報復。雍正認為:八阿哥把康熙帝之死同自己向康熙帝進參湯作為因果關系是“加惡名于朕”。可見,雍正否認的是,他并無以參湯弒父奪位之心,而并非否認自己在康熙帝臨終之日確向康熙帝進參湯之實。雍正進參湯,八阿哥根本不在現場,又何能明白?當是康熙帝近侍之人揭發所為。雍正一上臺就將康熙帝近侍之人一網打盡,原因也蓋在于此。

造成康熙猝死的直接原因是巨大、強烈的精神刺激。

康熙之死的不同說法。清史學者王仲翰在《清世宗奪嫡考實》一文中,以意大利人馬國賢身臨其境目擊其事的記載斷言:“駕崩之夕,號呼之聲,不安之狀,即無鴆毒之事,亦必突然大變。”

關于康熙皇帝的死,有學者說,康熙帝去世和胤禛繼位“是一場以武力為后盾,精心策劃,巧妙安排的宮廷政變”,是“隆科多在藥品或是食物中投放了致命性的毒藥”害死了康熙帝。

而另一種說法則完全否定“謀害致死”的說法,因為康熙帝生前對胤禛較為信任,臨終傳位,完全可能,而且康熙帝久病在身,因感冒引起其他病狀,其死亡實屬正常,再則,康熙帝本人對人參“不輕用藥”,加上警衛森嚴,用人參湯毒死他是很難的。

誰是誰非還有待對歷史的進一步研究,但也可能是千古之迷了。

閱讀精選(3):

康熙皇帝是怎樣死的?是鴆毒還是自然病死?

根據歷史記載: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月,69歲的老皇帝玄燁興致勃勃地到南苑去打獵。他偶感身體不適,即命駕回到京師西郊的皇家苑囿――暢春園休憩,不料病情日漸加劇。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1722年12月20日),康熙帝玄燁崩于北京暢春園清溪書屋,終年69歲。在位61年零10月。當時八爺黨支持的十四阿哥胤禎遠在西北,四阿哥胤禛留京。康熙近臣步軍統領隆科多宣布康熙遺囑,命胤禛繼承皇位,是為雍正皇帝,為康熙帝上廟號圣祖,謚號合天弘運文武睿哲恭儉寬裕孝敬誠信功德大成仁皇帝,葬于景陵。

君臨天下61年,正是清初的隆盛時期,封建的經濟文化都發展到一個新的頂點。他的逝世和雍正繼承皇位,不但是當時震撼全國的重大事件。而且由此產生了許多傳說和懷疑,諸如:康熙是怎樣死的?是因病壽終正寢還是被人鴆毒而死?雍正是怎樣登上皇帝寶座的?他是康熙心目中的皇位繼承人嗎?的確,宮禁事秘,傳聞多誤,這一團歷史的疑云至今還沒有揭開,理所當然地成為清史研究者著力探討的一個課題。

康熙有子35人,女20人。在諸皇子中,胤禔最長,但不是嫡出。嫡出最長者為胤礽,康熙十四年被立為皇太子,準備日后繼承大統。清代自太祖以來皆不預立儲位。太祖曾說:“有德者即登大位。”清代之立太子自此開其端。胤礽立為皇太子以后,康熙選派大學士張英、儒臣熊賜履等教之,南巡北狩,都隨駕從行。康熙三十五年,御駕親征噶爾丹于漠北,皇太子在京留守,得了狂疾。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康熙在布爾哈蘇臺行圍時,召集諸大臣宣布廢立,將胤礽幽禁咸安宮。這是第一次廢太子。這時,太子兄胤禔為直郡王,弟胤祉為誠郡王,皇四子胤禛、皇八子胤禩、皇九子胤禟、皇十三子胤祥、皇十四子胤禵都是貝勒,各結黨引類,覬覦儲位,皇太子廢立后,更加植黨暗爭。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康熙念儲位不定,他日必定引起動亂,而廢太子胤礽病情略有好轉,便又立胤礽為皇太子。沒有很久,皇太子狂疾復發,至康熙五十一年不得已仍廢黜禁錮,從此再也不提建儲的事,但諸皇太子奪嫡之爭益加激烈。

在這種狀況下,康熙死了。他是怎樣死的,不能不涉及諸皇子之間的奪嫡之爭。

王先謙的《東華錄》說,康熙六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玄燁到南苑行圍,十一月初七日身體不適,回到暢春園,十三日病情加劇,命速召皇四子胤禛前來;又召皇三子、皇七子、皇八子、皇九子、皇十子、皇十二子、皇十三子和理藩院尚書隆科多至御榻前囑咐:“皇四子人品貴重,……著繼朕登基,即皇帝位。”皇四子胤禛隨即趕來,不久康熙晏駕,胤禛即位,從記述的狀況來看,康熙帝是因病逝世,胤禛是奉遺命即皇帝位。

雍正朝編纂的《大義覺迷錄》,其中湖南人曾靜的供詞指出,康熙是被毒死的,兇手就是胤禛.他說:“圣祖皇帝在暢春園病重,皇上就進一碗人參湯,不知如何,圣祖皇帝就崩了駕,皇上就登了位。”這是當時社會上俚俗流言的反映。但同樣成書于雍正年間的蕭奭的《永憲錄》則另有一說,稱康熙病危時“以所帶念珠授雍親王”,用這一含蓄的敘事說明胤禛繼位的合法性。但是根據《清朝野史大觀》的記載,這一串念珠原不是昭示帝位誰屬的信物,恰恰相反,它是康熙彌留之際用來泄憤的“武器”。它述稱;康熙垂危時,眾多的皇子都不在身邊,只有胤禛一人隨侍在側。老皇帝從昏迷中蘇醒,他想宣召朝廷重臣入宮托付后事,但是沒有一人前來,心知有變,氣惱之下,取下手腕上的一串玉念珠朝胤禛擲去,沒有擊中,胤禛假意跪下謝罪。不久深宮傳出消息,康熙“龍馭上賓”。這些記載,或此或彼,使人感到撲朔迷離。

清史研究者對這個問題也是聚訟紛紜,莫衷一是。

30年代初,清史研究的第一位開拓者孟森認為,康熙當時的病勢并不重,突然死亡,“不能無疑”,“參湯一碗之說,……至少不能無同等之嫌疑也。”而隆科多身任提督九門步軍巡捕三營統領,掌握警蹕中的武裝力量,和年羹堯為川陜總督,以封疆大吏支持胤禛,都是這一事件的“機括所在”。(見《明清史論著集刊》下冊)

王鐘翰在解放前寫成的《清世宗奪嫡考實》一文和孟森的看法一致,他并且引用意大利人馬國賢身臨其境目擊其事的記載:“駕崩之夕,號呼之聲,不安之狀,即無鴆毒之事,亦必突然大變,可斷言也。”

近年來,隨著清史研究的不斷深入,也出現了兩種不見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康熙是被毒死無疑。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許曾重撰文說,西征之役即將結束時,胤禵返京即位幾成定局,胤禛因此采取斷然手段。十一月十二日晚,在嚴密控制暢春園的狀況下;隆科多在食品中放入毒藥,致使康熙死去。(見《清史論叢》第4輯)

另一種意見認為,康熙是久病纏身,因感冒引起其他癥狀導致死亡。南開大學歷史系馮爾康的文章指出,康熙身邊警衛森嚴,時有提防,不可能被人暗害。毒死之說是經不住推敲的。(見《故宮博物院院刊》1981年第3期)看來還需要對現有史料進行全面綜合與比較,通盤考察,加強分析,去偽存真,才能揭開這一歷史事件的真相。

農歷戊戌(狗)年正月廿二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