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愛師網 >

習仲勛做媒“美得太”延安最缺乏性感?

習仲勛做媒“美得太”延安最缺乏性感?

紅軍初進延安城,被派往延安縣擔任婦女部長的周生榮,是個年方18歲的米脂姑娘。米脂就有這么個講究:要是誰家的姑娘對人講話干干脆脆,臉不紅,聲不軟,就會遭人說閑話。可是,作為延安縣的婦女部長,若是羞羞答答,就沒法工作,所以,就不能羞。

幾年后,由習仲勛代表黨組織,安排決定了她與李會有同志的婚姻大事那一刻,她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體驗到了羞澀的情感。

那一天,她到習仲勛那里去談工作,正“巧”李會有也進來了。她大大方方地主動與李握手,李卻躡手躡腳地往后退。她心想,這人怎么還這樣封建呢?

習仲勛笑著把他們倆看了一陣,拳頭砸了一下桌子說:“你們兩個美得太!”李會有臉紅騰騰地也跟著說了一句:“就是美得太!”

周生榮懵了,鬧不清領導同志說的是啥意思,就問:“甚么美得太?”習仲勛把腰一挺,朗聲笑道:“你們兩個過日子美得太嘛!”

地道的陜北話,醇厚質樸,說道這等新潮時髦的革命婚姻,抑揚頓挫的腔調里,滿蘊著的是美輪美奐、醉人心脾的豪情愛意。

有習仲勛代表組織這么一說,李會有就兩眼瓷瓷地短距離地直盯著周生榮這個愛戀已久的對象。周生榮只覺得渾身的血“呼”地一下子都涌到臉上來了,臉紅得不敢見人;心潮一涌一涌的,不知道自個兒是誰了。

羞澀,是青春的波光閃爍,是少女至真至純的情竇初開的天然美姿美態。但很多叛逆的女青年為革命付出的代價之一,卻是部分地或者干脆是完全地喪失了青春和性別的羞澀感。革命在占有了她們的全部作息時間和生活空間后,更進而充斥了她們幾乎所有的情感器官和思想領域,將她們從肉體到精神都全副武裝起來,錘煉成革命這架機器上的齒輪和螺絲釘。

1944年夏天,隨中外記者西北參觀團到延安采訪的記者們發現,經歷過整風運動和大生產運動后的延安,“女性的氣息,在這里異常淡薄,絕對沒有燙發的女人,也沒有手挽著手招搖過市的戀人。一般女同志,很少嬌柔的做作。在服裝上,和男人差別很少。如果夸張一點說,延安大概是最缺乏性感的地方了”。

有一次,這位記者斗膽放肆地問一位C女士:“你們簡直不像女人!”得到的回答是富有挑戰意味的執拗的反詰:“我們為什么一定要像女人?”

農歷甲午(馬)年十月十九

手機觸屏版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